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红苕连结乡愁地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11-08    作者:陈响平

  在很多人看来,红苕很卑微,外观长得又粗陋,是笨傻的别称。我的家乡人常常把那些大脑有些问题的人一律称之为“苕”,就是人们常说的“傻子”。但对于我来说,它却永远是我的乡思,在我的天地里吐露新芽。这个原产南美洲的物种,曾经是我们鄂东团风县溢流河老家的传统主粮,也是老家人的救命粮。可以说,我们都是吃着红苕长大的。现如今 50岁以上的家乡人对它都有深刻的记忆,让人百味杂陈、难以忘怀。

  让我印象深刻而引起思乡情绪的,往往就是因为烤红苕的香气。有一次下班,走在武汉武昌的街头,一阵烤红苕的香味飘来,瞬间勾起我对红苕的记忆,那是小时候我家土灶柴火烧出来的红苕香味,这种充满烤红苕的香气,让人心醉,让人心甜,我忍不住停下脚步,掏出钱来,买来两个,一解馋涎。还有一次出差西安,忽然被西北风吹来的清新烤红苕香味吸引,真的惊喜到我了。这里也有红苕啊!也是秋天的日子!突然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那年我在广州军区部队服役,连续七年没有回家过春节的我,好久没有吃到家乡的红苕了,真是太想了。尤其是在春节期间,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红苕果子吃。我在写给父母的信中谈及此事,母亲最懂我的心思,赶紧将做好的红苕果,给我邮寄到了部队。  

小时候,每到秋高气爽时,我会经常和小伙伴一起,瞄着那些红苕叶子长得最茂盛的地里刨挖,然后满足地把红苕装进菀蔸,到水塘洗干净,拿回家或蒸、或烧、或烤,阵阵清香顿时扑鼻而来。而当红苕吃多了的时候,就很令人讨厌了。可那时家家大米都不够吃,每顿饭中都要加红苕。有的时候从早餐到晚餐,天天吃红苕,吃得肚发胀、胃反酸、嘴发苦,常常让人想倒胃口。红苕很难吃,但肚子饿急了,又不得不吃。记得有一次我过生日,母亲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吃什么呢?”母亲一脸的愁容。家中当时真的没有什么好吃的,母亲的那一句问话,显然是她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是一种很无奈的自言自语。而少不更事的我,竟然把母亲的询问当成了“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姆,我就想吃一碗没有红苕的白米饭,一点红苕也不要。”可是家里当时已经没有一粒白米了,只有为数不多的红苕。看着年少的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母亲觉得并不过分,就拿一只小碗,走向湾里,挨家挨户地借。大概跑了五六家的样子,才借来一小碗米。回到家中,母亲细心地将米洗好,下到锅里,先大火后文火,大约半个小时,米熟饭香。那是我很久没有吃到的一碗纯正的香米饭,至今仍有回味。  

为了改变红苕的口味,家乡的人们曾想着法子把生红苕做成各种各样好看又好吃的食品,或切片晒干成苕果,或磨成浆做成苕粉丝,或磨成面做成苕面条,或将其制作成条状和片状苕果晾干储存,以备作零食吃。红苕能做出很多花样。红苕蒸熟,切片就成了红苕片;将红苕打碎渗入面粉可制作成红苕条;如果加入芝麻就可以制作成红苕果。我的母亲特别善长做这一类的红苕小食品。她在做红苕果时,颇多讲究。一般是取霜降以后的红苕,这个时节的红苕被秋风刮了几阵后,特别甜润、爽口。红苕拿回家后,她会去蒂、洗净,然后用锅烧煮,文火慢煨,焖烧至透,待苕凉后,放入簸箕,放上苫板,将熟透的红苕,切成方方正正的片片,整整齐齐。经太阳一晒,清脆甜润,滋味本真而地道,素淡中透着乡情,土俗中蕴含乡愁,很有嚼劲,令人回味无穷。我至今仍然觉得,由红苕衍生出来的诸多食品中,红苕果是最为可口。  

母亲是一个非常做家的人,像花生、苕果、糯米果这类的小食往往要收藏起来,留着过节,或用于待客。为了防止我们偷吃,她动了很多的心思,有时放在房子的楼板之上,有时放在低柜子里,上面压着装衣服的木箱子。我们力气小,难以搬动。但这些小食对我们的诱惑确实是大。下午放学后,趁在生产队做农活的母亲还没有下工的时候,我就疯疯癫癫飞一般地早早跑回家,书包也来不及放下,就搬一张四方板凳放在低柜旁边,然后我就将沉沉的箱子一点点向板凳上平移,待箱子移开之后,我就打开低柜,取出苕果,好吃一顿。我就这样天天偷吃,红苕果天天减少,母亲好像没有发觉,白天照样出工,晚上家务忙个不停。我暗自庆幸自己“偷窃”与伪装手段的高明,胆子也越来越大,直到装满苕果的泥坛减少一半我才不敢再往下偷了,生怕偷吃多了会被母亲发现挨骂。母亲好像也一直没有发现。一次,大姐在与母亲谈论苕果减少这件事时,恰好被我听见。母亲说:一整坛子的苕果,只剩下一半,我么会不知情呢!他正在长身体,家里也没有好吃的东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让他解解馋!原来如此!我很渐愧,双眼立时湿润了。  

红苕带给我们的不只是一种苦难的回味,更是给了我们营养,是一种天然滋补食品。它富含蛋白质、脂肪、多糖、磷、钙、钾、胡萝卜素及多种维生素、氨基酸。据科学家分析,其蛋白质的含量超过大米的7倍,胡萝卜素的含量是胡萝卜的3.5倍。这些物质,对促进人的脑细胞和分泌激素的活性,增强人体抗病能力,提高免疫功能,延缓智力衰退和机体衰老起着重要作用。日本卫生部已将其列为食疗的重要食品。难怪如今的大小餐馆、高档酒楼,都有红苕的身影。  

红苕除了能填饱我们的肚子,帮我们度过饥荒,供给我们营养,也有幸福的记忆,那就是能让我们当作玩具。红苕收获的季节,我们会收藏一些个子比较大的红苕当作制作玩具的材料。上学的时候,我们会偷偷地将红苕放在书包中,走在上学的路上,或放学回家的途中,我们三人一起,两人一伙,拿出削铅笔的小刀,将红苕去皮,然后对红苕进行精加工。我们凭着自己幼稚的想像,将红苕雕刻成水桶、水瓢、小碗,有的雕刻成大炮、手枪、手榴弹,还有的雕刻成小鸟、小鸡、小鸭、小猪等等。凡是能想的、能做的、能雕刻的,都会想办法雕刻而成。我们有时候还会将各人雕刻的红苕玩具摆在草地,让每个小伙伴进行投票评判。谁雕刻的像,谁雕刻的美。如果所雕刻的玩具被大家公认的好,就有一份得意,一份自信,非常开心,感觉那一天的太阳也格外明媚。记得我雕刻的一把手枪曾被大家评为“最美手枪”,我保存了很长时间,直到红苕变黑、长毛、腐烂,才依依不舍地丢弃。写到这里,突然很想童年一起玩雕刻红苕玩具的小伙伴。可事隔几十年,大家早就各奔西东,为各自的家庭、生计劳碌,再也难以相聚一起了。想到这里不仅有丝丝伤感。人要是长不大该是多么好啊。  

如今看来,小时虽然很讨厌红苕,但那时候所吃进去的红苕,给了我们一个健康的体魄。既有苦涩的记忆,也有幸福的回味。随着时间的流逝,红苕那芳香、甜润、粉嫩的味道常常让我怀想,那种思绪就像是青色的红苕滕一样,将我的心连结着那乡愁的土地。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万博体育mantbex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红苕连结乡愁地

2018-11-08 00-00-00

  在很多人看来,红苕很卑微,外观长得又粗陋,是笨傻的别称。我的家乡人常常把那些大脑有些问题的人一律称之为“苕”,就是人们常说的“傻子”。但对于我来说,它却永远是我的乡思,在我的天地里吐露新芽。这个原产南美洲的物种,曾经是我们鄂东团风县溢流河老家的传统主粮,也是老家人的救命粮。可以说,我们都是吃着红苕长大的。现如今 50岁以上的家乡人对它都有深刻的记忆,让人百味杂陈、难以忘怀。

  让我印象深刻而引起思乡情绪的,往往就是因为烤红苕的香气。有一次下班,走在武汉武昌的街头,一阵烤红苕的香味飘来,瞬间勾起我对红苕的记忆,那是小时候我家土灶柴火烧出来的红苕香味,这种充满烤红苕的香气,让人心醉,让人心甜,我忍不住停下脚步,掏出钱来,买来两个,一解馋涎。还有一次出差西安,忽然被西北风吹来的清新烤红苕香味吸引,真的惊喜到我了。这里也有红苕啊!也是秋天的日子!突然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那年我在广州军区部队服役,连续七年没有回家过春节的我,好久没有吃到家乡的红苕了,真是太想了。尤其是在春节期间,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红苕果子吃。我在写给父母的信中谈及此事,母亲最懂我的心思,赶紧将做好的红苕果,给我邮寄到了部队。  

小时候,每到秋高气爽时,我会经常和小伙伴一起,瞄着那些红苕叶子长得最茂盛的地里刨挖,然后满足地把红苕装进菀蔸,到水塘洗干净,拿回家或蒸、或烧、或烤,阵阵清香顿时扑鼻而来。而当红苕吃多了的时候,就很令人讨厌了。可那时家家大米都不够吃,每顿饭中都要加红苕。有的时候从早餐到晚餐,天天吃红苕,吃得肚发胀、胃反酸、嘴发苦,常常让人想倒胃口。红苕很难吃,但肚子饿急了,又不得不吃。记得有一次我过生日,母亲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吃什么呢?”母亲一脸的愁容。家中当时真的没有什么好吃的,母亲的那一句问话,显然是她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是一种很无奈的自言自语。而少不更事的我,竟然把母亲的询问当成了“征求”我的意见。我说:“姆,我就想吃一碗没有红苕的白米饭,一点红苕也不要。”可是家里当时已经没有一粒白米了,只有为数不多的红苕。看着年少的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母亲觉得并不过分,就拿一只小碗,走向湾里,挨家挨户地借。大概跑了五六家的样子,才借来一小碗米。回到家中,母亲细心地将米洗好,下到锅里,先大火后文火,大约半个小时,米熟饭香。那是我很久没有吃到的一碗纯正的香米饭,至今仍有回味。  

为了改变红苕的口味,家乡的人们曾想着法子把生红苕做成各种各样好看又好吃的食品,或切片晒干成苕果,或磨成浆做成苕粉丝,或磨成面做成苕面条,或将其制作成条状和片状苕果晾干储存,以备作零食吃。红苕能做出很多花样。红苕蒸熟,切片就成了红苕片;将红苕打碎渗入面粉可制作成红苕条;如果加入芝麻就可以制作成红苕果。我的母亲特别善长做这一类的红苕小食品。她在做红苕果时,颇多讲究。一般是取霜降以后的红苕,这个时节的红苕被秋风刮了几阵后,特别甜润、爽口。红苕拿回家后,她会去蒂、洗净,然后用锅烧煮,文火慢煨,焖烧至透,待苕凉后,放入簸箕,放上苫板,将熟透的红苕,切成方方正正的片片,整整齐齐。经太阳一晒,清脆甜润,滋味本真而地道,素淡中透着乡情,土俗中蕴含乡愁,很有嚼劲,令人回味无穷。我至今仍然觉得,由红苕衍生出来的诸多食品中,红苕果是最为可口。  

母亲是一个非常做家的人,像花生、苕果、糯米果这类的小食往往要收藏起来,留着过节,或用于待客。为了防止我们偷吃,她动了很多的心思,有时放在房子的楼板之上,有时放在低柜子里,上面压着装衣服的木箱子。我们力气小,难以搬动。但这些小食对我们的诱惑确实是大。下午放学后,趁在生产队做农活的母亲还没有下工的时候,我就疯疯癫癫飞一般地早早跑回家,书包也来不及放下,就搬一张四方板凳放在低柜旁边,然后我就将沉沉的箱子一点点向板凳上平移,待箱子移开之后,我就打开低柜,取出苕果,好吃一顿。我就这样天天偷吃,红苕果天天减少,母亲好像没有发觉,白天照样出工,晚上家务忙个不停。我暗自庆幸自己“偷窃”与伪装手段的高明,胆子也越来越大,直到装满苕果的泥坛减少一半我才不敢再往下偷了,生怕偷吃多了会被母亲发现挨骂。母亲好像也一直没有发现。一次,大姐在与母亲谈论苕果减少这件事时,恰好被我听见。母亲说:一整坛子的苕果,只剩下一半,我么会不知情呢!他正在长身体,家里也没有好吃的东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让他解解馋!原来如此!我很渐愧,双眼立时湿润了。  

红苕带给我们的不只是一种苦难的回味,更是给了我们营养,是一种天然滋补食品。它富含蛋白质、脂肪、多糖、磷、钙、钾、胡萝卜素及多种维生素、氨基酸。据科学家分析,其蛋白质的含量超过大米的7倍,胡萝卜素的含量是胡萝卜的3.5倍。这些物质,对促进人的脑细胞和分泌激素的活性,增强人体抗病能力,提高免疫功能,延缓智力衰退和机体衰老起着重要作用。日本卫生部已将其列为食疗的重要食品。难怪如今的大小餐馆、高档酒楼,都有红苕的身影。  

红苕除了能填饱我们的肚子,帮我们度过饥荒,供给我们营养,也有幸福的记忆,那就是能让我们当作玩具。红苕收获的季节,我们会收藏一些个子比较大的红苕当作制作玩具的材料。上学的时候,我们会偷偷地将红苕放在书包中,走在上学的路上,或放学回家的途中,我们三人一起,两人一伙,拿出削铅笔的小刀,将红苕去皮,然后对红苕进行精加工。我们凭着自己幼稚的想像,将红苕雕刻成水桶、水瓢、小碗,有的雕刻成大炮、手枪、手榴弹,还有的雕刻成小鸟、小鸡、小鸭、小猪等等。凡是能想的、能做的、能雕刻的,都会想办法雕刻而成。我们有时候还会将各人雕刻的红苕玩具摆在草地,让每个小伙伴进行投票评判。谁雕刻的像,谁雕刻的美。如果所雕刻的玩具被大家公认的好,就有一份得意,一份自信,非常开心,感觉那一天的太阳也格外明媚。记得我雕刻的一把手枪曾被大家评为“最美手枪”,我保存了很长时间,直到红苕变黑、长毛、腐烂,才依依不舍地丢弃。写到这里,突然很想童年一起玩雕刻红苕玩具的小伙伴。可事隔几十年,大家早就各奔西东,为各自的家庭、生计劳碌,再也难以相聚一起了。想到这里不仅有丝丝伤感。人要是长不大该是多么好啊。  

如今看来,小时虽然很讨厌红苕,但那时候所吃进去的红苕,给了我们一个健康的体魄。既有苦涩的记忆,也有幸福的回味。随着时间的流逝,红苕那芳香、甜润、粉嫩的味道常常让我怀想,那种思绪就像是青色的红苕滕一样,将我的心连结着那乡愁的土地。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友情链接:mg游戏,和记娱乐,葡京娱乐,必发88,365体育,皇冠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