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哦,山里老家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11-08    作者:戴益民

  清清湖水蓝蓝的天,

  声声渔歌悠悠的船。

  水车摇来采莲曲,

  苍松翠竹映杜鹃。

  稻花飘香鱼虾美, 

  五谷丰登神龙传。

  一湖诗画耀千年,

  一湖诗画耀千年。

  ——题记

  清明时节,回山里老家祭祖。老家就在仙人坝脚下,如今改名叫仙人湖。这里是祖父祖母的安息之地,它的名字叫作当铺佬——一个只有数十户人家的垸落。关于老家的来历,父亲在世时就告诉过我,的确是因一家当铺而得名,至于当铺掌柜是否姓戴,则不得而知。相比当铺佬,仙人湖则要出名得多。风水先生说,仙人湖有处大风水,它西北南三面环山,东临太白湖,远看如一把太师椅,谓之仙人坐椅。传说当年有仙人路过此地,被这里的秀美风景所吸引,连同仙鹤一起留了下来。

  春光明媚,青山含黛,山花烂漫。一声唿哨,伴随阵阵渔歌声,但见小船悠悠而来,我们从湖的此岸驶湖的彼岸。那山,那水,仿佛近在咫尺,却又相隔很远,很远。当小船在湖面中央划行时,整个人如同在老家屋脊之上漂泊,有一种曾经沧海的感觉。艄公是摆渡世家,传到他这一辈已是第六代。他感慨说,只怕到了他这里就是末代艄公了,因为他的儿孙们早已耐不住山里的寂寞,纷纷外出打工闯世界了。再说,仙人湖马上就要开发了,谁还稀罕这晃悠悠的木船呢?言罢,长叹一声,不再言语。这长长的叹息声和着船桨划动的水浪声,在我的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下得船来,我们拨开荆棘杂草,寻找祖坟山上祖父祖母的栖息地。不曾想,在祖坟山的南侧,居然有一片茂盛的竹林,竹林边旁还有松树、桃树、香樟树等,枝繁叶茂,芬芳馥郁。我们沿着林荫行走,脚下有些打滑,有嫩嫩的小草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花从边沿冒出来,看上去很美。“荒林春雨足,新笋迸龙雏。”正是春笋蓬勃萌发的季节,“襁褓”中的野山笋破土而出,有的已长成竹芽。山林里,鲜艳的杜鹃花竞相绽放。只要你稍稍留心,枞树菇随处可见。

  轻轻走近祖父祖母坟冢,举目张望,山下已是一片泽国汪洋。这座祖坟山是老家留给我的唯一遗址,因为山下老家塆场已被湖水湮没。我努力想象着老家的模样:它依山坡而筑,粉墙黛瓦,飞檐雕窗,沐浴在清风和煦的阳光中,透着古朴与宁静。屋后青山绰绰,竹影重重,薄雾缭绕;门前流水淙淙,鱼肥虾美,花香弥漫,溢满山里的秀丽与婉约。每当晨曦或暮色来临,寺庙的悠扬钟声、私塾的朗朗书声,还有祖父织布的机杼声、古老的歌谣声,在小山村上空传递得很远很远……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正值全国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仙人坝水库工程动工兴建。我的祖父祖母和我的父亲母亲,加入到数以万计的民工行列。父亲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扒拆老家,看着它轰然倒塌,然后化为废墟,甚至连一根桁木也没能带出山外。水库筑成之日,即是挥别故园之时。没有吉普赛人的大篷车,那蹒跚的足印比异国的车痕更令人揪心。一担箩筐挑着一双儿女的夫妇,踏上了漫漫迁徙移民之路。他们一步一回头,一股苍茫悲怆之感油然而生。而祖父祖母则死活也不肯走出山外,他们就像田间卑微的草木,在瑟瑟秋风中迅速凋零,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一条幽深的古道蜿蜒而下,穿过茫茫的丛林,向山下无尽延伸。但走着走着就没有了路,因为脚下的路大多被掩藏在芳草丛中。忽遇一位背着柴草的老人,经打听姓周,山里放牛娃出生,他热情给我们引路,并娓娓道出这条古道的前世今生。这是当年连接山上禅寺和山下县城的唯一通道,几乎是朝圣者和纳粮人用脚板与手推车踩踏出来的。古道半山腰有座亭榭,据说为一大户人家修建。亭榭残破不堪,倘若依稀辨认,则有“放下着”“莫错过”石刻字迹尚存。老人还给我们讲起附近龙峰岭的传说,说这岭上有一处神奇宝地:油罐、盐罐、勺匙。油罐的神奇在于一年四季罐里水流不断,再大旱之年也不干涸;盐罐的神奇在于罐里出白花花的沙盐,还有一把三五百斤重的石勺匙,而且只有用石勺匙才能挑出油罐水成油,盐罐卤成盐。能动用如此巨大勺匙的是一位修道仙人,他在龙峰岭上结芦而居,用石勺匙取用油罐之油、盐罐之盐生活。

  黄昏来临,我们依依惜别山里老家。忽闻钟声响起,钟鼓之声伴随着悠扬辽阔的和声,给人以空灵与顿悟的感觉。哦,大蔵禅寺,不知有多少年了,原来你一直隐藏在这处已作荒凉的地方。我仿佛看到无数寂寂前行的脚步和背影,在苍茫的暮色中,在黎明的曙光中,那脚步踏着青苔、踩着落叶,发出唦唦的声响,象千年的低语,又似历史的沉吟。那些匆匆来去的背影中,有外来的苏轼、李白、白居易、徐霞客,也有本土的道信、余玠、鲍照……站在高高的大坝之上,环顾四周众多淡墨色山头,注目眼前浩渺之水,恍惚间,故乡诗意与韵味的气息,瞬时漫漶开来,如同融进了一幅美丽动人的画卷,视之,心醉陶然。

  父母的故乡,停泊在记忆的港湾。花开花谢,春去春回,多少年过去了,我的脚步无数次走过这里,感觉与这片山水已经血脉相连了。乡愁是什么?乡愁就是一种归宿感,一种认同感,它告诉你从何处而来,又往何处而去……这山、这水、这寺,日夜伴随着我的老家和祖先。那爬满藤蔓的蜿蜒的曲折的山路,是根植于我血脉里的风景,结满了浓浓的乡愁,让我无法抵挡故乡的伤感。在晚霞的夕照中,我再次回眸凝望,那缕缕升起的袅袅炊烟,那悠扬飘逸的渔歌,那桨声灯影里的湖水,把我这漂泊的心,一次又一次地带回故乡,让我思量着这泪眼含霜的故乡。于是,我情不自禁写下这样的诗句,作为此篇的结语——

  绵绵青山浅浅的湾,

  袅袅炊烟淡淡的禅。

  大藏钟声传古韵,

  观音明月照心间。

  仙鹤展翅留佳话,

  梦幻天堂乐无边。

  一湖春色好家园,

  一湖春色好家园。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万博体育mantbex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哦,山里老家

2018-11-08 09-29-58

  清清湖水蓝蓝的天,

  声声渔歌悠悠的船。

  水车摇来采莲曲,

  苍松翠竹映杜鹃。

  稻花飘香鱼虾美, 

  五谷丰登神龙传。

  一湖诗画耀千年,

  一湖诗画耀千年。

  ——题记

  清明时节,回山里老家祭祖。老家就在仙人坝脚下,如今改名叫仙人湖。这里是祖父祖母的安息之地,它的名字叫作当铺佬——一个只有数十户人家的垸落。关于老家的来历,父亲在世时就告诉过我,的确是因一家当铺而得名,至于当铺掌柜是否姓戴,则不得而知。相比当铺佬,仙人湖则要出名得多。风水先生说,仙人湖有处大风水,它西北南三面环山,东临太白湖,远看如一把太师椅,谓之仙人坐椅。传说当年有仙人路过此地,被这里的秀美风景所吸引,连同仙鹤一起留了下来。

  春光明媚,青山含黛,山花烂漫。一声唿哨,伴随阵阵渔歌声,但见小船悠悠而来,我们从湖的此岸驶湖的彼岸。那山,那水,仿佛近在咫尺,却又相隔很远,很远。当小船在湖面中央划行时,整个人如同在老家屋脊之上漂泊,有一种曾经沧海的感觉。艄公是摆渡世家,传到他这一辈已是第六代。他感慨说,只怕到了他这里就是末代艄公了,因为他的儿孙们早已耐不住山里的寂寞,纷纷外出打工闯世界了。再说,仙人湖马上就要开发了,谁还稀罕这晃悠悠的木船呢?言罢,长叹一声,不再言语。这长长的叹息声和着船桨划动的水浪声,在我的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下得船来,我们拨开荆棘杂草,寻找祖坟山上祖父祖母的栖息地。不曾想,在祖坟山的南侧,居然有一片茂盛的竹林,竹林边旁还有松树、桃树、香樟树等,枝繁叶茂,芬芳馥郁。我们沿着林荫行走,脚下有些打滑,有嫩嫩的小草和一些不知名的小花从边沿冒出来,看上去很美。“荒林春雨足,新笋迸龙雏。”正是春笋蓬勃萌发的季节,“襁褓”中的野山笋破土而出,有的已长成竹芽。山林里,鲜艳的杜鹃花竞相绽放。只要你稍稍留心,枞树菇随处可见。

  轻轻走近祖父祖母坟冢,举目张望,山下已是一片泽国汪洋。这座祖坟山是老家留给我的唯一遗址,因为山下老家塆场已被湖水湮没。我努力想象着老家的模样:它依山坡而筑,粉墙黛瓦,飞檐雕窗,沐浴在清风和煦的阳光中,透着古朴与宁静。屋后青山绰绰,竹影重重,薄雾缭绕;门前流水淙淙,鱼肥虾美,花香弥漫,溢满山里的秀丽与婉约。每当晨曦或暮色来临,寺庙的悠扬钟声、私塾的朗朗书声,还有祖父织布的机杼声、古老的歌谣声,在小山村上空传递得很远很远……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正值全国三年自然灾害期间,仙人坝水库工程动工兴建。我的祖父祖母和我的父亲母亲,加入到数以万计的民工行列。父亲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扒拆老家,看着它轰然倒塌,然后化为废墟,甚至连一根桁木也没能带出山外。水库筑成之日,即是挥别故园之时。没有吉普赛人的大篷车,那蹒跚的足印比异国的车痕更令人揪心。一担箩筐挑着一双儿女的夫妇,踏上了漫漫迁徙移民之路。他们一步一回头,一股苍茫悲怆之感油然而生。而祖父祖母则死活也不肯走出山外,他们就像田间卑微的草木,在瑟瑟秋风中迅速凋零,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一条幽深的古道蜿蜒而下,穿过茫茫的丛林,向山下无尽延伸。但走着走着就没有了路,因为脚下的路大多被掩藏在芳草丛中。忽遇一位背着柴草的老人,经打听姓周,山里放牛娃出生,他热情给我们引路,并娓娓道出这条古道的前世今生。这是当年连接山上禅寺和山下县城的唯一通道,几乎是朝圣者和纳粮人用脚板与手推车踩踏出来的。古道半山腰有座亭榭,据说为一大户人家修建。亭榭残破不堪,倘若依稀辨认,则有“放下着”“莫错过”石刻字迹尚存。老人还给我们讲起附近龙峰岭的传说,说这岭上有一处神奇宝地:油罐、盐罐、勺匙。油罐的神奇在于一年四季罐里水流不断,再大旱之年也不干涸;盐罐的神奇在于罐里出白花花的沙盐,还有一把三五百斤重的石勺匙,而且只有用石勺匙才能挑出油罐水成油,盐罐卤成盐。能动用如此巨大勺匙的是一位修道仙人,他在龙峰岭上结芦而居,用石勺匙取用油罐之油、盐罐之盐生活。

  黄昏来临,我们依依惜别山里老家。忽闻钟声响起,钟鼓之声伴随着悠扬辽阔的和声,给人以空灵与顿悟的感觉。哦,大蔵禅寺,不知有多少年了,原来你一直隐藏在这处已作荒凉的地方。我仿佛看到无数寂寂前行的脚步和背影,在苍茫的暮色中,在黎明的曙光中,那脚步踏着青苔、踩着落叶,发出唦唦的声响,象千年的低语,又似历史的沉吟。那些匆匆来去的背影中,有外来的苏轼、李白、白居易、徐霞客,也有本土的道信、余玠、鲍照……站在高高的大坝之上,环顾四周众多淡墨色山头,注目眼前浩渺之水,恍惚间,故乡诗意与韵味的气息,瞬时漫漶开来,如同融进了一幅美丽动人的画卷,视之,心醉陶然。

  父母的故乡,停泊在记忆的港湾。花开花谢,春去春回,多少年过去了,我的脚步无数次走过这里,感觉与这片山水已经血脉相连了。乡愁是什么?乡愁就是一种归宿感,一种认同感,它告诉你从何处而来,又往何处而去……这山、这水、这寺,日夜伴随着我的老家和祖先。那爬满藤蔓的蜿蜒的曲折的山路,是根植于我血脉里的风景,结满了浓浓的乡愁,让我无法抵挡故乡的伤感。在晚霞的夕照中,我再次回眸凝望,那缕缕升起的袅袅炊烟,那悠扬飘逸的渔歌,那桨声灯影里的湖水,把我这漂泊的心,一次又一次地带回故乡,让我思量着这泪眼含霜的故乡。于是,我情不自禁写下这样的诗句,作为此篇的结语——

  绵绵青山浅浅的湾,

  袅袅炊烟淡淡的禅。

  大藏钟声传古韵,

  观音明月照心间。

  仙鹤展翅留佳话,

  梦幻天堂乐无边。

  一湖春色好家园,

  一湖春色好家园。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友情链接:88娱乐,bt365游戏官方网站,银河娱乐,必发88,bt365体育在线,BT365足球,MG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