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其他原创 >

走进中国现代文学馆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10-22    作者: 洛 沙

  我们

  从遥远的江汉平原来到祖国的心脏首都北京

  从酸甜苦辣的生活第一线走进中国现代文学馆

  从儿时的文学梦想和三十年炼狱般的跋涉走进这文学圣殿

  从一个的草根走近鲁郭茅巴老曹这些文学大师的身边

  我想这是如我一样所有的文学爱好者所梦寐以求的一天

  在“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召开前两天,是个星期一,中国现代文学馆闭馆,所以馆内特别清静。保安知道我们是来看《体操神话》研讨会会场的,经与有关领导通话,又查验了证件、证明,登记之后,岗哨才让我们进馆。

  馆内铜像全是根据真人大小塑造的。

  第一个是郭沫若,第二个是茅盾,第三个是巴金。以下是老舍、曹禺、叶圣陶,我们来聆听他们的教诲。

  他们说文学是愚人的事业,不经过炼狱是不可能写出好作品留传后世的。这里没有鲜花掌声,没有金钱地位,没有名也没有利,甚至还很少有人走动,更多的只是孤独和寂寞。最大的安慰也许只有那些痴迷文学的后世子孙前来驻足,许下一点冰冷的敬意。

  还有沈从文、艾青,荷塘月色前的背影、把小芹送去与小二黑结婚的小毛驴……一看到丁玲,满腹的酸甜苦辣一齐涌上了心头……

  依稀记得,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家乡曾家石桥小学的曾长坤、曾长尧、曾茂堂等老师,像古时候的文人墨客那样,经常在一起吟诗作赋。在清风明月下,稻田蛙声边,几张凳子一围,就是一个文艺沙龙。在他们的谈笑吟诵中,我知道了丁玲和冰心的名字。老师们还要我做丁玲和冰心那样的人。那时我除了知道毛主席,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别的什么大人物。为了做冰心和丁玲,我经过了30多年炼狱般的跋涉,以致于除了数百万字不能问世的书稿,家徒四壁。到现在我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有多么艰难。等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晚了,时光一去不复返了,我不能第二次选择我的人生了。所以我的儿子不管他写出多么漂亮的文章,我都不表扬,不拿出去发表,我怕他又步我们的后尘:无力回报父母,无力回报老师和亲朋……面对冰心和丁玲……我真的是无法道出心中的酸楚……文学的确是愚人的事业,是贵族的事业,草根是奢侈不起的。也许草根第一是要在金钱地位上立起来,至少能生活自保,然后再来玩文学。据说鲁迅先生也不要他的儿子去玩文学、玩艺术……

  冰心和丁玲两个人,我更喜欢丁玲,她虽是小资出生,后来却投身草根革命,为草根写作。她在文学殿堂里的塑像,我觉得就是草根形像。她永远戴着过了时的旧军帽,爽朗地笑着,肥胖的军大衣在尘世的风雨中一直飘动着。有人道:权利一时猖,文章传千古。任凭风吹浪打,她的太阳依旧照在桑干河上,所以她永远是那么自信爽朗地笑着,无论多么时尚的女人从她面前走过,都会显得那样渺小。

  冰心像个美玉般的白色天使,站在她面前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自卑和冰冷的感觉。

  以上是现代文学馆内前辈们的塑像:郭沫渃、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叶圣陶、沈从文、艾青、朱自清、赵树理、丁玲和冰心。怎么没有鲁迅呢?达度说鲁迅是镇馆之主,他要坐馆,今天闭馆见不到,我们改天去拜访他。

   第二天是开馆时间,但研讨会主办单位要我们亲自去给中宣部、中国作协的领导专家们送请帖送书,所以没有时间去看鲁迅先生。

  3月25日上午,《体操神话》研讨会就要开始了。许多领导、专家、嘉宾、记者们陆续到来,我们应接不暇。研讨会结束后,大家就在现代文学馆共进午餐。午餐后,我们在工作人员的导引下,真正走入现代文学馆鲁迅先生坐馆的地方。按工作人员的要求,两位作者在《体操神话》上签名,把书献给了中国现代文学馆,并留下联系方式,好让他们及时把入藏证书寄给我们。回来不久,我们就收到了一份十分珍贵的入藏证书。

  研讨会这天是星期三,是开馆的日子。馆内是北京一所中学的师生们在参观。我们登了记,拿了一份参观证,就匆忙地转了一圈,因为还有记者朋友在等着我们。

  我们和学生们一起观看中国现代文学画廊。我们将为这个文学画廊增加“丁霞鹏”这个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百折不挠,为实现奥林匹克理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新形像。

  馆内有很多的文学前辈,他们的作品我们很早就拜读了,是他们影响了我们的人生。今天,我们就是在他们的指引下经过三十多年炼狱般的跋涉,才来到他们身边。

  内面惟一坐着的那个严肃的人,就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定海神针——镇馆之主鲁迅先生,他就是我们的指路明灯。

  来到鲁迅先生面前,我们百感交集……

  一床,一椅,一桌,一杯清茶,一只跑钟,一盏灯,一头牛……

  先生黄里带白的脸,瘦得叫人担心;小平头,额前短发战斗似地竖起;一袭灰蓝色的长衫;隶体一字似的胡须。先生左手按在一沓稿纸上,右手搁着一只毛笔,抬起头,看着前方,思想着怎样使出匕首和投枪,射向灯光外面的黑暗世界……

  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与婢膝。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是他一生的写照。这头孺子牛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和血。这尊民族魂就这样永远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坐镇,影响着他的徒子徒孙……

  我们就是千千万万吃他的奶长大的子孙。既然坚冰已经打破,航道已经开通,那么,我们将沿着他所指引的方向,继续跋涉,前行……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万博体育mantbex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走进中国现代文学馆

2018-10-22 09-56-15

  我们

  从遥远的江汉平原来到祖国的心脏首都北京

  从酸甜苦辣的生活第一线走进中国现代文学馆

  从儿时的文学梦想和三十年炼狱般的跋涉走进这文学圣殿

  从一个的草根走近鲁郭茅巴老曹这些文学大师的身边

  我想这是如我一样所有的文学爱好者所梦寐以求的一天

  在“达度洛沙报告文学《体操神话》研讨会”召开前两天,是个星期一,中国现代文学馆闭馆,所以馆内特别清静。保安知道我们是来看《体操神话》研讨会会场的,经与有关领导通话,又查验了证件、证明,登记之后,岗哨才让我们进馆。

  馆内铜像全是根据真人大小塑造的。

  第一个是郭沫若,第二个是茅盾,第三个是巴金。以下是老舍、曹禺、叶圣陶,我们来聆听他们的教诲。

  他们说文学是愚人的事业,不经过炼狱是不可能写出好作品留传后世的。这里没有鲜花掌声,没有金钱地位,没有名也没有利,甚至还很少有人走动,更多的只是孤独和寂寞。最大的安慰也许只有那些痴迷文学的后世子孙前来驻足,许下一点冰冷的敬意。

  还有沈从文、艾青,荷塘月色前的背影、把小芹送去与小二黑结婚的小毛驴……一看到丁玲,满腹的酸甜苦辣一齐涌上了心头……

  依稀记得,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家乡曾家石桥小学的曾长坤、曾长尧、曾茂堂等老师,像古时候的文人墨客那样,经常在一起吟诗作赋。在清风明月下,稻田蛙声边,几张凳子一围,就是一个文艺沙龙。在他们的谈笑吟诵中,我知道了丁玲和冰心的名字。老师们还要我做丁玲和冰心那样的人。那时我除了知道毛主席,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别的什么大人物。为了做冰心和丁玲,我经过了30多年炼狱般的跋涉,以致于除了数百万字不能问世的书稿,家徒四壁。到现在我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有多么艰难。等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晚了,时光一去不复返了,我不能第二次选择我的人生了。所以我的儿子不管他写出多么漂亮的文章,我都不表扬,不拿出去发表,我怕他又步我们的后尘:无力回报父母,无力回报老师和亲朋……面对冰心和丁玲……我真的是无法道出心中的酸楚……文学的确是愚人的事业,是贵族的事业,草根是奢侈不起的。也许草根第一是要在金钱地位上立起来,至少能生活自保,然后再来玩文学。据说鲁迅先生也不要他的儿子去玩文学、玩艺术……

  冰心和丁玲两个人,我更喜欢丁玲,她虽是小资出生,后来却投身草根革命,为草根写作。她在文学殿堂里的塑像,我觉得就是草根形像。她永远戴着过了时的旧军帽,爽朗地笑着,肥胖的军大衣在尘世的风雨中一直飘动着。有人道:权利一时猖,文章传千古。任凭风吹浪打,她的太阳依旧照在桑干河上,所以她永远是那么自信爽朗地笑着,无论多么时尚的女人从她面前走过,都会显得那样渺小。

  冰心像个美玉般的白色天使,站在她面前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自卑和冰冷的感觉。

  以上是现代文学馆内前辈们的塑像:郭沫渃、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叶圣陶、沈从文、艾青、朱自清、赵树理、丁玲和冰心。怎么没有鲁迅呢?达度说鲁迅是镇馆之主,他要坐馆,今天闭馆见不到,我们改天去拜访他。

   第二天是开馆时间,但研讨会主办单位要我们亲自去给中宣部、中国作协的领导专家们送请帖送书,所以没有时间去看鲁迅先生。

  3月25日上午,《体操神话》研讨会就要开始了。许多领导、专家、嘉宾、记者们陆续到来,我们应接不暇。研讨会结束后,大家就在现代文学馆共进午餐。午餐后,我们在工作人员的导引下,真正走入现代文学馆鲁迅先生坐馆的地方。按工作人员的要求,两位作者在《体操神话》上签名,把书献给了中国现代文学馆,并留下联系方式,好让他们及时把入藏证书寄给我们。回来不久,我们就收到了一份十分珍贵的入藏证书。

  研讨会这天是星期三,是开馆的日子。馆内是北京一所中学的师生们在参观。我们登了记,拿了一份参观证,就匆忙地转了一圈,因为还有记者朋友在等着我们。

  我们和学生们一起观看中国现代文学画廊。我们将为这个文学画廊增加“丁霞鹏”这个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百折不挠,为实现奥林匹克理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新形像。

  馆内有很多的文学前辈,他们的作品我们很早就拜读了,是他们影响了我们的人生。今天,我们就是在他们的指引下经过三十多年炼狱般的跋涉,才来到他们身边。

  内面惟一坐着的那个严肃的人,就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定海神针——镇馆之主鲁迅先生,他就是我们的指路明灯。

  来到鲁迅先生面前,我们百感交集……

  一床,一椅,一桌,一杯清茶,一只跑钟,一盏灯,一头牛……

  先生黄里带白的脸,瘦得叫人担心;小平头,额前短发战斗似地竖起;一袭灰蓝色的长衫;隶体一字似的胡须。先生左手按在一沓稿纸上,右手搁着一只毛笔,抬起头,看着前方,思想着怎样使出匕首和投枪,射向灯光外面的黑暗世界……

  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与婢膝。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是他一生的写照。这头孺子牛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和血。这尊民族魂就这样永远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坐镇,影响着他的徒子徒孙……

  我们就是千千万万吃他的奶长大的子孙。既然坚冰已经打破,航道已经开通,那么,我们将沿着他所指引的方向,继续跋涉,前行……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友情链接:天易娱乐,大奖娱乐888,澳门葡京赌场,皇家赌场游戏,凤凰娱乐,bt365体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