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散文 >

天寒棉絮暖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10-14    作者:陈响平

时令进入深秋,天逐渐寒冷。家乡有俗语“秋风凉,娘心慌”。说的就是在物资贫乏时期,母亲们的心酸与无奈。那个时候到了寒冷季节,母亲们常常为了一床棉絮而发愁。

鄂东老家习惯把棉被称之为“棉絮”。我虽然离开老家近40年,每逢秋冬交季之时,我还是会学着母亲的样子,给自己的床铺换上厚厚的用棉絮做成的被子。倒不是因为我节省,实则觉得盖着厚实的棉絮被子感觉特别踏实、温暖,味道很好闻,有着浓烈的家乡味,它伴着水的味道,风的味道,太阳的味道,含着母亲的体香味。只有盖着这样的棉絮,我才睡得安稳、才觉得暖和。

小山村不是棉花主产区,但到了种棉季节,生产队里依然会拿出部分旱地种植棉花,以解决农人们衣被、榨油等生活必需。每到棉花盛开季节,生产队会组织妇女们在阳光明媚的天气里摘棉花。白白的棉花开在地里,如同雪花一样,白茫茫一片。母亲们用纤巧的手一朵一朵地采摘,然后集中在一起凉晒。之后,生产队会根据每家每户人口多少,按斤论两地进行分配。母亲领到棉花后,会再精心地将附着在棉花上的细碎棉叶一点一点地剔出来,将棉籽一颗颗地剥出来,摊在直径两米见方的簸箕里,放在草地上晾晒,让太阳的光照将棉花晒得干干透透。然后,请邻村弹棉花的师傅来到家中将棉花弹成棉絮,拉上经纬线,制成棉被。至今,那弹棉花 “咚咚——呛” 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

那时乡村人家嫁女儿,最出彩的嫁妆要数棉絮被了。一般的人家即使再不济,但嫁姑娘时也会制作个四至六床新棉被。经济宽余点的家庭,一般都是在八床以上。新被面上大都是盛开着一团团、一簇簇的喜庆大花,有荷花,也有牡丹,有的绘着四季长青的松枝。被面上,成对的喜鹊栖息枝头,还拖着美丽的长尾巴。被面的底色,大红或大绿,霸气耀眼。崭新的被子放在嫁妆的箱子上,鲜艳夺目,吸引着围观人群的眼光。乡人们围着看,对着被子评头论足,指着嫁妆上的棉被,一床一床地数着、评论着,厚了薄了,多了少了,整个喜气洋洋全在棉被里藏着。如果有个八床、十床棉絮被的嫁妆,路人们会说:“你看,他家真心疼女儿,备了这些被子。”跟在嫁妆后面的新郞官,此时也感到很有面子,露出得意的笑,走起路来是雄纠纠、气昂昂,无比自豪。

我最喜欢看母亲在老家屋后山上的草坪上缝棉被的情景。这样的时候,母亲常常会叫上我一起搭把手,帮她牵被面、铺棉絮。母亲做这类事情很仔细、很认真,要求特别高。她会让我与她一起,将被絮被面拉扯得平平展展,边角折得方方正正、漂漂亮亮,再拿出搓好的白棉线,一针一线地缝起来。缝线的时候,母亲总是单腿跪在地面,然后在头发上润润针,便飞针走线,姿态非常优美。此时,阳光照着母亲,照着山间的青松,林间的小鸟在枝头跳来窜去,唧唧喳喳,伴着母亲哼着的山村小曲,奏出自然动听的乡村音乐。这温馨的画面至今想起来,有让人想落泪的感觉。母亲缝制完被子后,会把棉被一床一床地展在太阳下面再晒一晒。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彩色的被面上,那被面上的花卉图案就活泛了起来,像家乡大别山上的春天一样,五彩缤纷,清香斗艳。经微风吹拂,摇曵飘动,映动云彩,让人心醉。此时,淘气的我总会趁母亲不注意的时候躺在被面上晒太阳,蓬松柔软,温暖无比,那浓情的太阳味道让人心情欢畅。我非常喜欢将头埋在松软的棉被里,感受那渐渐释放出来的太阳的馨香。看着我高兴,母亲没有怪罪,总是笑着说:这么舒服的被子,今天晚上你又可以做个好梦了。

记得读高中时,也是我离家住校的第一个冬天。那天晚上,气温突降,还飘起了雪花,一个晚上,我就将那床不太厚的被子围在身上,蜷缩在宿舍一角,手脚冰凉,全身发冷,不知道如何是好,感到很无助,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宿舍门口,只见母亲背着一床棉被径直向我走来:“昨天晚上冻着了吧?来,快快换上这床新棉被”。顿时,一股暖流涌遍全身。这时,我才看到,母亲的脸冻的通红,单薄的衣服上还挂着冰花,脚上的一双布棉鞋已经湿透了,我的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

事后我才得知,那天晚上,为了给我赶制一床棉被,母亲一夜没有睡。棉被缝好后,母亲又用塑料布包好,鸡叫第三遍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母亲顶着夜色就给我送来了。现在想来,深感渐愧。风雪交加的早间,母亲一个人走在山路弯弯的雪地,泥水打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十多里的路程,母亲是怎样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到学校的,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柔弱的身躯。那时,我虽然是一名高中生,不到十五岁,还体味不到母亲对儿子的爱与牵挂。直到后来,我读到唐朝诗人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样诗句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母爱!一种人间最伟大、最无私的爱。正如一首《天之大》的歌中所唱:天之大,惟有你的爱,是纯真无暇。从此,母亲雪夜送棉被的情景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温暖着我,激励着我。

前些年流行丝棉被,轻薄且松软。母亲看着显得有些不屑,她说:“这么薄,哪里有棉絮做的被子暖和、养人?”她执意要给我们缝制新的棉被。后来,母亲病了,再也没有力气为我们做新棉被了,岳母又承担了做新棉絮的任务。这些被子,我一直盖到现在。虽说如今已有了更好的太空被、鸭绒被,但我还是舍不得换掉它。对于我来说,这一床床棉被所充盈的温暖,是母亲给予我们的爱;这厚厚的棉被,看似有点笨拙,但它的踏实、厚重与温暖,是无可取代的。

   今夜,当我从柜子里搬出母亲做的棉被,铺在床上的时候,刹那间,一股浓浓的阳光味儿、母亲味儿和着家的气息扑面而来。这足足八斤重的棉被,就象是浸透了阳光的云彩一般,一下子将我包裹起来,还未等把身子捂热,心早已经暖暖地醉了。

时光如雪,来去无痕。日子是无声的流水,浸润着春夏秋冬。我坐于床沿,手抚着洗晒干净的被面,那素色细软的棉布,吸收阳光之后,隐约有温暖从指尖传来,好似遥远的旧梦,渐行渐远渐无声。而在这寒冷的日子里,母亲的棉被却一次次地拉近了我与家乡的距离,一次次地温暖着我这颗漂泊流动的心。那些在棉被面上绽放的花朵一日比一日美丽,绽放着亲情的味道,更有回忆的味道。

天气再冷,有一床母亲亲自缝制的棉被,温暖如春。而母亲啊,却躺在屋后山丘之地下,再也不能为我们缝制新棉絮,不能体味棉絮带来的温暖了!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万博体育mantbex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天寒棉絮暖

2018-10-14 00-00-00

时令进入深秋,天逐渐寒冷。家乡有俗语“秋风凉,娘心慌”。说的就是在物资贫乏时期,母亲们的心酸与无奈。那个时候到了寒冷季节,母亲们常常为了一床棉絮而发愁。

鄂东老家习惯把棉被称之为“棉絮”。我虽然离开老家近40年,每逢秋冬交季之时,我还是会学着母亲的样子,给自己的床铺换上厚厚的用棉絮做成的被子。倒不是因为我节省,实则觉得盖着厚实的棉絮被子感觉特别踏实、温暖,味道很好闻,有着浓烈的家乡味,它伴着水的味道,风的味道,太阳的味道,含着母亲的体香味。只有盖着这样的棉絮,我才睡得安稳、才觉得暖和。

小山村不是棉花主产区,但到了种棉季节,生产队里依然会拿出部分旱地种植棉花,以解决农人们衣被、榨油等生活必需。每到棉花盛开季节,生产队会组织妇女们在阳光明媚的天气里摘棉花。白白的棉花开在地里,如同雪花一样,白茫茫一片。母亲们用纤巧的手一朵一朵地采摘,然后集中在一起凉晒。之后,生产队会根据每家每户人口多少,按斤论两地进行分配。母亲领到棉花后,会再精心地将附着在棉花上的细碎棉叶一点一点地剔出来,将棉籽一颗颗地剥出来,摊在直径两米见方的簸箕里,放在草地上晾晒,让太阳的光照将棉花晒得干干透透。然后,请邻村弹棉花的师傅来到家中将棉花弹成棉絮,拉上经纬线,制成棉被。至今,那弹棉花 “咚咚——呛” 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

那时乡村人家嫁女儿,最出彩的嫁妆要数棉絮被了。一般的人家即使再不济,但嫁姑娘时也会制作个四至六床新棉被。经济宽余点的家庭,一般都是在八床以上。新被面上大都是盛开着一团团、一簇簇的喜庆大花,有荷花,也有牡丹,有的绘着四季长青的松枝。被面上,成对的喜鹊栖息枝头,还拖着美丽的长尾巴。被面的底色,大红或大绿,霸气耀眼。崭新的被子放在嫁妆的箱子上,鲜艳夺目,吸引着围观人群的眼光。乡人们围着看,对着被子评头论足,指着嫁妆上的棉被,一床一床地数着、评论着,厚了薄了,多了少了,整个喜气洋洋全在棉被里藏着。如果有个八床、十床棉絮被的嫁妆,路人们会说:“你看,他家真心疼女儿,备了这些被子。”跟在嫁妆后面的新郞官,此时也感到很有面子,露出得意的笑,走起路来是雄纠纠、气昂昂,无比自豪。

我最喜欢看母亲在老家屋后山上的草坪上缝棉被的情景。这样的时候,母亲常常会叫上我一起搭把手,帮她牵被面、铺棉絮。母亲做这类事情很仔细、很认真,要求特别高。她会让我与她一起,将被絮被面拉扯得平平展展,边角折得方方正正、漂漂亮亮,再拿出搓好的白棉线,一针一线地缝起来。缝线的时候,母亲总是单腿跪在地面,然后在头发上润润针,便飞针走线,姿态非常优美。此时,阳光照着母亲,照着山间的青松,林间的小鸟在枝头跳来窜去,唧唧喳喳,伴着母亲哼着的山村小曲,奏出自然动听的乡村音乐。这温馨的画面至今想起来,有让人想落泪的感觉。母亲缝制完被子后,会把棉被一床一床地展在太阳下面再晒一晒。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彩色的被面上,那被面上的花卉图案就活泛了起来,像家乡大别山上的春天一样,五彩缤纷,清香斗艳。经微风吹拂,摇曵飘动,映动云彩,让人心醉。此时,淘气的我总会趁母亲不注意的时候躺在被面上晒太阳,蓬松柔软,温暖无比,那浓情的太阳味道让人心情欢畅。我非常喜欢将头埋在松软的棉被里,感受那渐渐释放出来的太阳的馨香。看着我高兴,母亲没有怪罪,总是笑着说:这么舒服的被子,今天晚上你又可以做个好梦了。

记得读高中时,也是我离家住校的第一个冬天。那天晚上,气温突降,还飘起了雪花,一个晚上,我就将那床不太厚的被子围在身上,蜷缩在宿舍一角,手脚冰凉,全身发冷,不知道如何是好,感到很无助,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宿舍门口,只见母亲背着一床棉被径直向我走来:“昨天晚上冻着了吧?来,快快换上这床新棉被”。顿时,一股暖流涌遍全身。这时,我才看到,母亲的脸冻的通红,单薄的衣服上还挂着冰花,脚上的一双布棉鞋已经湿透了,我的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

事后我才得知,那天晚上,为了给我赶制一床棉被,母亲一夜没有睡。棉被缝好后,母亲又用塑料布包好,鸡叫第三遍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母亲顶着夜色就给我送来了。现在想来,深感渐愧。风雪交加的早间,母亲一个人走在山路弯弯的雪地,泥水打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十多里的路程,母亲是怎样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到学校的,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柔弱的身躯。那时,我虽然是一名高中生,不到十五岁,还体味不到母亲对儿子的爱与牵挂。直到后来,我读到唐朝诗人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样诗句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母爱!一种人间最伟大、最无私的爱。正如一首《天之大》的歌中所唱:天之大,惟有你的爱,是纯真无暇。从此,母亲雪夜送棉被的情景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温暖着我,激励着我。

前些年流行丝棉被,轻薄且松软。母亲看着显得有些不屑,她说:“这么薄,哪里有棉絮做的被子暖和、养人?”她执意要给我们缝制新的棉被。后来,母亲病了,再也没有力气为我们做新棉被了,岳母又承担了做新棉絮的任务。这些被子,我一直盖到现在。虽说如今已有了更好的太空被、鸭绒被,但我还是舍不得换掉它。对于我来说,这一床床棉被所充盈的温暖,是母亲给予我们的爱;这厚厚的棉被,看似有点笨拙,但它的踏实、厚重与温暖,是无可取代的。

   今夜,当我从柜子里搬出母亲做的棉被,铺在床上的时候,刹那间,一股浓浓的阳光味儿、母亲味儿和着家的气息扑面而来。这足足八斤重的棉被,就象是浸透了阳光的云彩一般,一下子将我包裹起来,还未等把身子捂热,心早已经暖暖地醉了。

时光如雪,来去无痕。日子是无声的流水,浸润着春夏秋冬。我坐于床沿,手抚着洗晒干净的被面,那素色细软的棉布,吸收阳光之后,隐约有温暖从指尖传来,好似遥远的旧梦,渐行渐远渐无声。而在这寒冷的日子里,母亲的棉被却一次次地拉近了我与家乡的距离,一次次地温暖着我这颗漂泊流动的心。那些在棉被面上绽放的花朵一日比一日美丽,绽放着亲情的味道,更有回忆的味道。

天气再冷,有一床母亲亲自缝制的棉被,温暖如春。而母亲啊,却躺在屋后山丘之地下,再也不能为我们缝制新棉絮,不能体味棉絮带来的温暖了!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友情链接:万博足彩,葡京娱乐网,bt365体育在线,葡京娱乐,手机赌博网站,大奖娱乐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