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书看台 >

《西大街》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7-04    作者:伍 剑

  

  

《西大街》  

伍  剑  

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万博体育mantbex8月第一版  

定价:25元

  

 

  浓浓乡情     悠悠岁月

  ——谈伍剑的小说《西大街》

  李刚

  我和伍剑老师一样,也是一名老武汉。对于老武汉而言,西大街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地名。西大街位于武汉市汉阳区,东临显正街,西邻归元寺,这里曾经是汉阳最热闹的街道,也是昔日武汉一张靓丽的名片。

  《西大街》所讲述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条街上。这里没有春秋,只有冬夏,人们刚脱下了棉袄便换上了单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过早要吃热干面,煨汤要用莲花湖的藕。街里街坊们挤在狭长的里巷中,抬头不见低头见,虽然平日里少不了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拌嘴斗气,但真要是有谁家里遇到了难处,街坊们一定倾心尽力,伸出援手。说到底,住在一条街上,就是一家人。

  这就是老武汉,这就是生活在老武汉的人们。在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需要像《西大街》这样的文学作品去保留住城市的记忆,因为正是在这记忆里,有我们的童年,我们的回忆,我们的乡情,我们的根。

  伍剑老师的这本《西大街》是一本汉味十足的小说,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本书只能引起武汉读者的共鸣。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威廉-福克纳终其一生,都只是在讲述发生在约克纳帕塔法小镇上的故事。在福克纳看来,如果世界是一面墙,那么约克纳帕塔法就只是墙上的一块砖。可是,我们却能从这一块砖上,管窥整面墙的全貌,洞悉生活的奥义。

  伍剑老师笔下的西大街也有异曲同工之妙。通过叙述者“我”的讲述,我们不仅领略了老武汉的风貌,还认识了和蔼可亲的外婆,热心快肠的赵二爷,侠肝义胆的萧师傅,博学儒雅的李老师,等等。他们虽然身份不同,性格各异,但都市那么善良,那么慈爱。他们为西大街繁琐喧嚣的市井生活蒙上了一层富有温情的暖色。当然,让我们印象最为深刻的,还得算是建国,启善,以及“我”这三个可爱的孩子。虽然成长环境难称优越,但是,他们却依然执拗而掘强地成长着。这种浓浓的温情与成长的掘强,并不只市属于武汉,也不只是属于过去,而是永远值得我们所有人去珍视,去呵护,去弘扬。

  感谢《西大街》,让我们又一次邂逅了乡情,邂逅了童年。

                                                                                                        (中南财大新闻文学学院教授)

  

 

《西大街》的美

  张年军

  《西大街》是我目前读到最现实的,最美的儿童文学。

  说到现实,《西大街》真真切切描写了一个远去时代,不虚伪,不做作,更没有无事生非的夸张。我认为:伍剑的《西大街》是那个时代的一曲优美的绝唱,歌唱人性的美,歌唱童真的纯。从我当前的阅读量来说,伍剑回忆性小说应该来说具有时代的开创性,也是当今最好的,文辞最美的儿童小说。

  前几天,作家伍剑把他的作品《西大街》发给我试读,我竟然情不自禁地读了两遍,扎实的文字功力,娓娓道来的叙说,精彩的细节描写让人不忍掩卷,令人拍案叫绝。

  有人说伍剑的小说的美在文字,在细节,在纯真。的确,伍剑的小说文字细腻优美,如诗如歌,但语言不是外部的东西,它是和内在的思想同时存在,不可剥离的。(汪曾祺语)

  我以为,伍剑的小说《西大街》的美第一个是塑造人物的美。小说中除了我这个人物,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是启善。启善是一位干部子弟,由于当时社会的原因,他收到不公,于是显示出童真似的报复,比如,他有意的调皮,有意的去做一些害人的事,但伍剑不是简简单单地讲述他,把他的愤懑和义气,顽皮和童真结合在一起,有时候启善是那么的精明,但又不失狡黠。他做小偷,偷得有章法,他谋划“我”和建国溜进老锦春,然后神速地顺手牵羊;他抢冰棒,场面及“工艺过程”的布局“短平快”;他摸走人家的鸡,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如果说前两种行为纯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那么,摸鸡,他有充分理由,他说,“我家的鸡也是这样被人抢的,没人说他们抢,为什么我不行?”如此理由已固化为启善偷盗行为的理论支撑,并且上升到众生平等的高度,而形成悖论。因此他愈来愈胆大妄为,及至登峰造极。

  启善的偷盗行为里,暗含着报复的成分,但这种报复,却又夹杂着无视社会秩序、社会公德的私我意志,是那个年代的疯狂在孩子身上的投影。正因为如此,启善的报复行为才能引发我们谅解与同情,当启善的贼眼瞄准我家香炉并巧获成功最后又悄没声息地完璧归赵时,我们又不难发现启善身上本质的纯真,伍剑通过启善这个人物的细节堆叠,呈现的是少年成长之路的困惑与迷茫。我给他定义为:人生成长中的美。

  成长受到环境的影响,启善内在善良的本质来源于他的父亲,瞎奶奶是他收养照顾的,大街上淹水是他独自冒雨去疏通,这些充分说明启善本人具有的人性美的环境。而作家伍剑在叙述时,或借人物之口娓娓讲述,或借景描写,使得故事错综其事,互相穿插,时断时续,首尾相接,从而构成重要伏脉,形成启善性格刻划不可或缺的来源。这大概就应该归纳着伍剑小说的结构美之中。

  《西大街》的情节发展,几乎都与启善有关,所以伍剑在描写启善的每一个细节时,使得这些情节都能成为伏脉,其实最大的伏脉应该是临走时送给“我”木匣子(收音机)。在那个年代,有木匣子的家庭几乎是凤毛麟角,启善家中的那个宝物应该价格不菲。作家之所以安排启善将这东西白送给“我”,更多的可能是为后文中下水救人埋下伏笔。也就是说,上述描写既为启善性格的形成做了厚实的铺垫,更包含着人性与童真的美感。

  应该说,启善的偷摸,是一种背离西大街人文秩序的忤逆行径,但当我们撇开道德层面,发现他的出发点,却是试图从混乱中找到宽慰,从迷茫中获得感官快感,他在意的是一般人作鄙夷状而他却情有独钟的、有些吊诡的瞬间美、绽放美、有情感挣扎的美,这些美可以祛除他的苦闷,他的彷徨。他最后在汉江里救人,终于将这种美做了升华,升华的缘由是以寻找父母的灵魂为铺垫,也就是说,父母一直就在他的心中长久地挣扎,那种挣扎的形象业已幻化为一种意象,而此刻他发现了另一种生命的挣扎,和他心中的那个意象形成共感,于是遥远的时间维度并存于此刻的四维空间,他以猝不及防的姿态,以寻找父母般的激情,去拯救那个生命,去触摸那个意象,一路奔突中,他的潜意识空间里回旋着对父母的呼唤……稍后他的奶奶拯救了他,而形成环环相扣的生命轮回——父亲、母亲、奶奶、启善,表层上他们共融于故事的矛盾纠葛,其潜流却在故事深层的悄然涌动中互为因果,亦即以似有若无的线索,勾连于情节的流淌中。不仅如此,作家巧妙设计启善摘取尼姑庵菊花用来祭奠父亲,最后“皈依”归元寺的萧海师傅,从而握住修行的金钥匙,隐喻了人生归宿的美。

  另一方面,作家伍剑笔下的奶奶也于关键时刻凸显其复杂的性格内涵。奶奶曾数次对自己“出卖”儿媳的行径作过忏悔,而当启善遇险,她竭尽全力,巧施民间救法,正暗含了人性行为的忏悔成分,并含蓄巧妙地印证了伏脉千里,使故事情节摇曳多姿,结构上血脉一贯,浑然一体。这种精巧的谋篇艺术所呈现的人物形象,带有丝绸般的质感,并鲜活地扎根于我们的视觉沃野,生动且有个性。

  “在最意想不到之处发现最伟大的美”——这是一位美学家的话,此处用于对《西大街》的基本评价,应该恰到好处。

  

 

一场精神的洗礼与回归

  ———读作家伍剑先生的新作《西大街》有感

  李 燕

  曹雪芹在著作《红楼梦》里写了这样一幅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一位优秀的作家首先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他应当具备:细腻的情感,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力,深邃的思想,精炼高超的文字表达能力和丰富开阔的知识面,作家伍剑经过多年的磨砺,如今已经拥有了这所有的能力。

  伍剑先生的新作《西大街》是一部少年成长体验小说。它以“汉阳城外唯一的一条大街,也是一条真正的商业”的西大街为背景,讲述了三位少年:武启善、赵建国和群的生活成长轨迹,并围绕西大街的城市市井生活写出了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刻画了主角少年武启善在成长中经历的精神洗礼与回归,感人至深。

  伍剑先生笔下的西大街好比是萧红笔下的呼兰河,张爱玲笔下的旧上海、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有着深刻的时代和文化背景的烙印。作为汉阳城外唯一的一条大街——西大街,伍剑先生生于斯长于斯,对这里有很深厚的感情。

  他写道“大街很长,但大街上人都很熟悉,就像一家人似的,哪家有什么事情,街坊邻里肚子里都有一本账,不要你开口,其他人也会想到。那年,那月,那日,就这样。”他对这里的刘家的鞭铺、李家的包子铺、牛杂碎馆,还有鸡毛掸子铺,以及酱菜铺、杂货铺、天主教堂如数家珍;对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戴眼镜的娃娃脸、启善一家人、赵二爷、萧海师傅、建国父亲、李希仁老师等形象刻画的各具形态、入木三分。

  因为爱之深,所以情之切,伍剑先生将饱含着深厚情感的西大街和那里生活的人们写在纸上时,自然显得游刃有余,呼之欲出。

   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往往会受到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少年启善的父亲原本是区里的干部,当年还是游击队长。西大街的人们都尊称他为“武干部”,他是一位克己奉公的人,为人善良,乐于助人,总是把别人的需求看的高于一切。他奉养的瞎奶奶非亲非故,只是看到这位老人眼睛瞎了,又无儿无女,日子过的很艰难,就把她当做自己的母亲一样养着。整个西大街的人们说起他都竖大拇指,称赞“武干部”是英雄。

  不幸的是由于婆媳之间的小矛盾,瞎奶奶说出了启善妈妈原来是地主家女儿的秘密,结果启善一家人被遣返回乡,他的父亲在挖水库时塌方埋到了里面,母亲也因此疯掉了。

  这是一个悲剧的收场,少年启善在这个家庭变故中尝尽了世态炎凉和人间冷暖,他的母亲疯了之后被村里孩子们当做戏谑的对象,启善为了维护母亲的尊严和他们奋勇打架,这为他好勇斗狠的性格埋下了伏笔;而当他视若宝贝一样的芦花鸡被“村长就带着人”抓走了,这件事情是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启善原本正直善良的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从那时起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敌意,他对所有的人充满了不信任,他会主动出击偷东西,甚至下手去抢。让西大街的人们对他的行为充满了厌恶。瞎奶奶为了教育他“拿着锅铲直到把启善整个手敲得都肿起来。原来细小的手指肿得像茄子,手掌也肿得像发泡了的油馒头,油亮油亮的。不管咋样,启善就是不告饶。他总说:‘别人行,我咋不行。’” 这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孩子,他的态度有多么强硬,就说明受到了多大的打击。

  但是启善毕竟内心是善良的,当他看到有人溺水奋不顾身地去搭救,差一点赔上了自己性命。从这点能看到,在启善看似变的恶与丑的外表下,依然有善的火苗在蹿动。其实,启善并没有变坏,他只是故意用恶行向这个令他失望的世界宣战。这其实是一个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宣泄和消除受到的打击和负能量的一种幼稚和笨拙的方式。

   所幸的是在启善最颓废的时候遇到了萧海师傅。萧海师傅收他为徒,将这个饱受冷漠和欺凌的少年的心灵慢慢地焐热了,他渐渐地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后来启善认孤苦伶仃的章道士做父亲,给他养老送终,特别凸显出了他善良淳朴的一面。

  我猜测群是伍剑先生的少年时代的化身。群爱憎分明,当好友启善偷鸡蛋,抢冰棍,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时,群始终都是以一个诤友的身份站在他身旁的。

  群对绘画很有天赋,他第一次看到建国父亲的画作者是这样描写的“静静地安下心来,端坐在画前,渐渐那一绵青山、一片树林、一径清流将我牢牢锁住。水有水的灵动,山有山的厚重,树有树的风景。在山与水的交融中,你有会咯吱的清凉。雨渐渐小了,雨水似乎变成了烟雾, 混沌得如升腾起的白烟。”这分明是作者对书画的感悟,所以写的尤其动人。后来群又跟李希仁老师学画,他勤奋好学、努力刻苦,加上对绘画独特的领悟力,进步的很快。

  谁的青春不是充满迷茫和不确定的因素,在少年的眼前往往横亘着无数条通向无限可能的道路,就看你要选择哪一条。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的人砥砺前行,有的人半途而废,有的人碌碌无为……

  好在西大街的少年启善、群和建国最终都走上了正确的人生轨道。作者在书的结尾部分饱蘸深情的笔墨写道“当我站到柱子旁,启善看见我,扭过头咧开嘴微微一笑,他满嘴的白牙露出来。啊!好明亮的天。”这两个少年冰释前嫌,他们都找到了各自的人生方向和目标,美好的未来等待着他们去开拓,真是“好明亮的天”,作者这样写别有深意,令人回味。

  《西大街》这部小说在语言上也独具特色,伍剑先生的文字功底相当深厚,加上对生活的洞察,他的文笔显得老道而娴熟。

  伍剑先生在写“戴眼镜的娃娃脸”时说他用武汉话讲故事,即便没有一个学生来。“他却似吃饱肚子后打饱嗝般的满足”,这是多么生动的描述哦;他是这样描写天气的湿热的“气中充满湿气,人的身体上永远是黏糊糊的,呆在城市中的人如同挣扎在锅底的鱼,让你有种想逃离而又无可奈何的感觉。”短短一段话把天气的湿热写的活灵活现非常传神。

  他写在启善的裤子时是这样描述的“他身上穿着一条裤腿接过几次,深浅颜色明显分界的像阶梯似的长裤。”他写章道士“章道士被蚊虫叮咬着,他黝黑的皮肤上泛起云片,皮肤肿起来,可他也不会去驱赶那些肆意的蚊虫,仿佛他就是为蚊虫们准备的食物。”这种风趣的文笔,真是令人忍俊不禁。

  在整部《西大街》里,类似这样的描写俯拾皆是、不胜枚举,这些生动简洁而又精准形象的文字给整篇文章增色不少,让人领略到《西大街》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感染力。

  《西大街》是一部扣响心灵的佳作,它字字句句都入眼入心。

  读罢掩卷沉思,读者如同和少年启善一起历经了一场精神的洗礼与回归:什么是人性的真、善、美?面对挫折时我们该怎么办?如何始终保持自己的初心?相信你会在这本书里一一找到答案。

 

 

 成长的温度      生命的光亮

  ——伍剑小说《西大街》赏析

   魏 强

   《西大街》是伍剑在艺术上更加成熟的一部小说,读《西大街》可以看出童年记忆对作者的深刻影响,老武汉的楚风汉韵风土风情,乡邻稚友的淳朴纯澈,尽在清新自然中娓娓道来。

  作者用诗化的语言,描绘出一幅随时光逝去却根植于作者心湖深处的童年画卷,唱响一首饱含温度和光明的成长歌谣。

  伍剑的小说《西大街》,蕴含了一种“真”。作者通过真实的描写、真情的叙述,再现出一段纯真的往事,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孩童“向上、向善”真切的期望。读着伍剑的文字,感觉这部小说新鲜、耐读,这不仅仅体现在对旧时光里如诗如画的场景描写,还体现在小说所塑造的每一个人物身上,少年启善既是偷东西的“瘟神”,也是自卑的少年,还是仗义的朋友;守护月湖的赵二爷,平时铁面无私,一切公事公办的样子,当他得知瞎奶奶病了之后,立刻亲自下塘采藕捕鱼……这种贴近生活、近乎真实的人物刻画,让人不知不觉沉迷、感动,增添了小说的魅力。如果,每一位儿童文学作家都能够如此追寻本真,那么爱书的孩子一定会在阅读的过程中获取真的知识,受到真的熏陶,获得真的教育。

  《西大街》里充盈着“善”和“美”。文中没有规避现实,刻意美化出一种无菌的童年环境。伍剑凭借扎实的语言文字功底和对人性的思考,较好地把握住了这份尺度。启善是个坏孩子,还是好孩子?赵二爷是个吝啬鬼,还是热心肠?建国的父亲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人性是复杂多变的,没有哪一个词语能够概括某个人的全部,也没有哪一件事情可以断言一个人的一生。但是,《西大街》里的人物,不管生活境况如何,不论身世几多坎坷,铭刻在他们心间的最根本的“善”却从未被丢弃。正因为大家都保留着这份善——或者说是传承,所以小说才显得美丽多姿,动人心弦,我们读的时候心中也才会始终充满光亮。

  一部好的儿童小说,文字是有温度的,故事是有温度的,是能帮助小读者拨开阴云窥见成长的光亮的。《西大街》就是这样一部优秀的成长小说。少年启善,启发广大少年儿童进取向善!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万博体育mantbex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西大街》

2018-07-04 12-08-54

  

  

《西大街》  

伍  剑  

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万博体育mantbex8月第一版  

定价:25元

  

 

  浓浓乡情     悠悠岁月

  ——谈伍剑的小说《西大街》

  李刚

  我和伍剑老师一样,也是一名老武汉。对于老武汉而言,西大街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地名。西大街位于武汉市汉阳区,东临显正街,西邻归元寺,这里曾经是汉阳最热闹的街道,也是昔日武汉一张靓丽的名片。

  《西大街》所讲述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条街上。这里没有春秋,只有冬夏,人们刚脱下了棉袄便换上了单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过早要吃热干面,煨汤要用莲花湖的藕。街里街坊们挤在狭长的里巷中,抬头不见低头见,虽然平日里少不了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拌嘴斗气,但真要是有谁家里遇到了难处,街坊们一定倾心尽力,伸出援手。说到底,住在一条街上,就是一家人。

  这就是老武汉,这就是生活在老武汉的人们。在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需要像《西大街》这样的文学作品去保留住城市的记忆,因为正是在这记忆里,有我们的童年,我们的回忆,我们的乡情,我们的根。

  伍剑老师的这本《西大街》是一本汉味十足的小说,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本书只能引起武汉读者的共鸣。美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威廉-福克纳终其一生,都只是在讲述发生在约克纳帕塔法小镇上的故事。在福克纳看来,如果世界是一面墙,那么约克纳帕塔法就只是墙上的一块砖。可是,我们却能从这一块砖上,管窥整面墙的全貌,洞悉生活的奥义。

  伍剑老师笔下的西大街也有异曲同工之妙。通过叙述者“我”的讲述,我们不仅领略了老武汉的风貌,还认识了和蔼可亲的外婆,热心快肠的赵二爷,侠肝义胆的萧师傅,博学儒雅的李老师,等等。他们虽然身份不同,性格各异,但都市那么善良,那么慈爱。他们为西大街繁琐喧嚣的市井生活蒙上了一层富有温情的暖色。当然,让我们印象最为深刻的,还得算是建国,启善,以及“我”这三个可爱的孩子。虽然成长环境难称优越,但是,他们却依然执拗而掘强地成长着。这种浓浓的温情与成长的掘强,并不只市属于武汉,也不只是属于过去,而是永远值得我们所有人去珍视,去呵护,去弘扬。

  感谢《西大街》,让我们又一次邂逅了乡情,邂逅了童年。

                                                                                                        (中南财大新闻文学学院教授)

  

 

《西大街》的美

  张年军

  《西大街》是我目前读到最现实的,最美的儿童文学。

  说到现实,《西大街》真真切切描写了一个远去时代,不虚伪,不做作,更没有无事生非的夸张。我认为:伍剑的《西大街》是那个时代的一曲优美的绝唱,歌唱人性的美,歌唱童真的纯。从我当前的阅读量来说,伍剑回忆性小说应该来说具有时代的开创性,也是当今最好的,文辞最美的儿童小说。

  前几天,作家伍剑把他的作品《西大街》发给我试读,我竟然情不自禁地读了两遍,扎实的文字功力,娓娓道来的叙说,精彩的细节描写让人不忍掩卷,令人拍案叫绝。

  有人说伍剑的小说的美在文字,在细节,在纯真。的确,伍剑的小说文字细腻优美,如诗如歌,但语言不是外部的东西,它是和内在的思想同时存在,不可剥离的。(汪曾祺语)

  我以为,伍剑的小说《西大街》的美第一个是塑造人物的美。小说中除了我这个人物,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是启善。启善是一位干部子弟,由于当时社会的原因,他收到不公,于是显示出童真似的报复,比如,他有意的调皮,有意的去做一些害人的事,但伍剑不是简简单单地讲述他,把他的愤懑和义气,顽皮和童真结合在一起,有时候启善是那么的精明,但又不失狡黠。他做小偷,偷得有章法,他谋划“我”和建国溜进老锦春,然后神速地顺手牵羊;他抢冰棒,场面及“工艺过程”的布局“短平快”;他摸走人家的鸡,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如果说前两种行为纯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那么,摸鸡,他有充分理由,他说,“我家的鸡也是这样被人抢的,没人说他们抢,为什么我不行?”如此理由已固化为启善偷盗行为的理论支撑,并且上升到众生平等的高度,而形成悖论。因此他愈来愈胆大妄为,及至登峰造极。

  启善的偷盗行为里,暗含着报复的成分,但这种报复,却又夹杂着无视社会秩序、社会公德的私我意志,是那个年代的疯狂在孩子身上的投影。正因为如此,启善的报复行为才能引发我们谅解与同情,当启善的贼眼瞄准我家香炉并巧获成功最后又悄没声息地完璧归赵时,我们又不难发现启善身上本质的纯真,伍剑通过启善这个人物的细节堆叠,呈现的是少年成长之路的困惑与迷茫。我给他定义为:人生成长中的美。

  成长受到环境的影响,启善内在善良的本质来源于他的父亲,瞎奶奶是他收养照顾的,大街上淹水是他独自冒雨去疏通,这些充分说明启善本人具有的人性美的环境。而作家伍剑在叙述时,或借人物之口娓娓讲述,或借景描写,使得故事错综其事,互相穿插,时断时续,首尾相接,从而构成重要伏脉,形成启善性格刻划不可或缺的来源。这大概就应该归纳着伍剑小说的结构美之中。

  《西大街》的情节发展,几乎都与启善有关,所以伍剑在描写启善的每一个细节时,使得这些情节都能成为伏脉,其实最大的伏脉应该是临走时送给“我”木匣子(收音机)。在那个年代,有木匣子的家庭几乎是凤毛麟角,启善家中的那个宝物应该价格不菲。作家之所以安排启善将这东西白送给“我”,更多的可能是为后文中下水救人埋下伏笔。也就是说,上述描写既为启善性格的形成做了厚实的铺垫,更包含着人性与童真的美感。

  应该说,启善的偷摸,是一种背离西大街人文秩序的忤逆行径,但当我们撇开道德层面,发现他的出发点,却是试图从混乱中找到宽慰,从迷茫中获得感官快感,他在意的是一般人作鄙夷状而他却情有独钟的、有些吊诡的瞬间美、绽放美、有情感挣扎的美,这些美可以祛除他的苦闷,他的彷徨。他最后在汉江里救人,终于将这种美做了升华,升华的缘由是以寻找父母的灵魂为铺垫,也就是说,父母一直就在他的心中长久地挣扎,那种挣扎的形象业已幻化为一种意象,而此刻他发现了另一种生命的挣扎,和他心中的那个意象形成共感,于是遥远的时间维度并存于此刻的四维空间,他以猝不及防的姿态,以寻找父母般的激情,去拯救那个生命,去触摸那个意象,一路奔突中,他的潜意识空间里回旋着对父母的呼唤……稍后他的奶奶拯救了他,而形成环环相扣的生命轮回——父亲、母亲、奶奶、启善,表层上他们共融于故事的矛盾纠葛,其潜流却在故事深层的悄然涌动中互为因果,亦即以似有若无的线索,勾连于情节的流淌中。不仅如此,作家巧妙设计启善摘取尼姑庵菊花用来祭奠父亲,最后“皈依”归元寺的萧海师傅,从而握住修行的金钥匙,隐喻了人生归宿的美。

  另一方面,作家伍剑笔下的奶奶也于关键时刻凸显其复杂的性格内涵。奶奶曾数次对自己“出卖”儿媳的行径作过忏悔,而当启善遇险,她竭尽全力,巧施民间救法,正暗含了人性行为的忏悔成分,并含蓄巧妙地印证了伏脉千里,使故事情节摇曳多姿,结构上血脉一贯,浑然一体。这种精巧的谋篇艺术所呈现的人物形象,带有丝绸般的质感,并鲜活地扎根于我们的视觉沃野,生动且有个性。

  “在最意想不到之处发现最伟大的美”——这是一位美学家的话,此处用于对《西大街》的基本评价,应该恰到好处。

  

 

一场精神的洗礼与回归

  ———读作家伍剑先生的新作《西大街》有感

  李 燕

  曹雪芹在著作《红楼梦》里写了这样一幅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一位优秀的作家首先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他应当具备:细腻的情感,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力,深邃的思想,精炼高超的文字表达能力和丰富开阔的知识面,作家伍剑经过多年的磨砺,如今已经拥有了这所有的能力。

  伍剑先生的新作《西大街》是一部少年成长体验小说。它以“汉阳城外唯一的一条大街,也是一条真正的商业”的西大街为背景,讲述了三位少年:武启善、赵建国和群的生活成长轨迹,并围绕西大街的城市市井生活写出了一个个悲欢离合的故事,刻画了主角少年武启善在成长中经历的精神洗礼与回归,感人至深。

  伍剑先生笔下的西大街好比是萧红笔下的呼兰河,张爱玲笔下的旧上海、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有着深刻的时代和文化背景的烙印。作为汉阳城外唯一的一条大街——西大街,伍剑先生生于斯长于斯,对这里有很深厚的感情。

  他写道“大街很长,但大街上人都很熟悉,就像一家人似的,哪家有什么事情,街坊邻里肚子里都有一本账,不要你开口,其他人也会想到。那年,那月,那日,就这样。”他对这里的刘家的鞭铺、李家的包子铺、牛杂碎馆,还有鸡毛掸子铺,以及酱菜铺、杂货铺、天主教堂如数家珍;对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戴眼镜的娃娃脸、启善一家人、赵二爷、萧海师傅、建国父亲、李希仁老师等形象刻画的各具形态、入木三分。

  因为爱之深,所以情之切,伍剑先生将饱含着深厚情感的西大街和那里生活的人们写在纸上时,自然显得游刃有余,呼之欲出。

   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往往会受到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少年启善的父亲原本是区里的干部,当年还是游击队长。西大街的人们都尊称他为“武干部”,他是一位克己奉公的人,为人善良,乐于助人,总是把别人的需求看的高于一切。他奉养的瞎奶奶非亲非故,只是看到这位老人眼睛瞎了,又无儿无女,日子过的很艰难,就把她当做自己的母亲一样养着。整个西大街的人们说起他都竖大拇指,称赞“武干部”是英雄。

  不幸的是由于婆媳之间的小矛盾,瞎奶奶说出了启善妈妈原来是地主家女儿的秘密,结果启善一家人被遣返回乡,他的父亲在挖水库时塌方埋到了里面,母亲也因此疯掉了。

  这是一个悲剧的收场,少年启善在这个家庭变故中尝尽了世态炎凉和人间冷暖,他的母亲疯了之后被村里孩子们当做戏谑的对象,启善为了维护母亲的尊严和他们奋勇打架,这为他好勇斗狠的性格埋下了伏笔;而当他视若宝贝一样的芦花鸡被“村长就带着人”抓走了,这件事情是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启善原本正直善良的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从那时起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敌意,他对所有的人充满了不信任,他会主动出击偷东西,甚至下手去抢。让西大街的人们对他的行为充满了厌恶。瞎奶奶为了教育他“拿着锅铲直到把启善整个手敲得都肿起来。原来细小的手指肿得像茄子,手掌也肿得像发泡了的油馒头,油亮油亮的。不管咋样,启善就是不告饶。他总说:‘别人行,我咋不行。’” 这是一个多么倔强的孩子,他的态度有多么强硬,就说明受到了多大的打击。

  但是启善毕竟内心是善良的,当他看到有人溺水奋不顾身地去搭救,差一点赔上了自己性命。从这点能看到,在启善看似变的恶与丑的外表下,依然有善的火苗在蹿动。其实,启善并没有变坏,他只是故意用恶行向这个令他失望的世界宣战。这其实是一个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宣泄和消除受到的打击和负能量的一种幼稚和笨拙的方式。

   所幸的是在启善最颓废的时候遇到了萧海师傅。萧海师傅收他为徒,将这个饱受冷漠和欺凌的少年的心灵慢慢地焐热了,他渐渐地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后来启善认孤苦伶仃的章道士做父亲,给他养老送终,特别凸显出了他善良淳朴的一面。

  我猜测群是伍剑先生的少年时代的化身。群爱憎分明,当好友启善偷鸡蛋,抢冰棍,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时,群始终都是以一个诤友的身份站在他身旁的。

  群对绘画很有天赋,他第一次看到建国父亲的画作者是这样描写的“静静地安下心来,端坐在画前,渐渐那一绵青山、一片树林、一径清流将我牢牢锁住。水有水的灵动,山有山的厚重,树有树的风景。在山与水的交融中,你有会咯吱的清凉。雨渐渐小了,雨水似乎变成了烟雾, 混沌得如升腾起的白烟。”这分明是作者对书画的感悟,所以写的尤其动人。后来群又跟李希仁老师学画,他勤奋好学、努力刻苦,加上对绘画独特的领悟力,进步的很快。

  谁的青春不是充满迷茫和不确定的因素,在少年的眼前往往横亘着无数条通向无限可能的道路,就看你要选择哪一条。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的人砥砺前行,有的人半途而废,有的人碌碌无为……

  好在西大街的少年启善、群和建国最终都走上了正确的人生轨道。作者在书的结尾部分饱蘸深情的笔墨写道“当我站到柱子旁,启善看见我,扭过头咧开嘴微微一笑,他满嘴的白牙露出来。啊!好明亮的天。”这两个少年冰释前嫌,他们都找到了各自的人生方向和目标,美好的未来等待着他们去开拓,真是“好明亮的天”,作者这样写别有深意,令人回味。

  《西大街》这部小说在语言上也独具特色,伍剑先生的文字功底相当深厚,加上对生活的洞察,他的文笔显得老道而娴熟。

  伍剑先生在写“戴眼镜的娃娃脸”时说他用武汉话讲故事,即便没有一个学生来。“他却似吃饱肚子后打饱嗝般的满足”,这是多么生动的描述哦;他是这样描写天气的湿热的“气中充满湿气,人的身体上永远是黏糊糊的,呆在城市中的人如同挣扎在锅底的鱼,让你有种想逃离而又无可奈何的感觉。”短短一段话把天气的湿热写的活灵活现非常传神。

  他写在启善的裤子时是这样描述的“他身上穿着一条裤腿接过几次,深浅颜色明显分界的像阶梯似的长裤。”他写章道士“章道士被蚊虫叮咬着,他黝黑的皮肤上泛起云片,皮肤肿起来,可他也不会去驱赶那些肆意的蚊虫,仿佛他就是为蚊虫们准备的食物。”这种风趣的文笔,真是令人忍俊不禁。

  在整部《西大街》里,类似这样的描写俯拾皆是、不胜枚举,这些生动简洁而又精准形象的文字给整篇文章增色不少,让人领略到《西大街》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感染力。

  《西大街》是一部扣响心灵的佳作,它字字句句都入眼入心。

  读罢掩卷沉思,读者如同和少年启善一起历经了一场精神的洗礼与回归:什么是人性的真、善、美?面对挫折时我们该怎么办?如何始终保持自己的初心?相信你会在这本书里一一找到答案。

 

 

 成长的温度      生命的光亮

  ——伍剑小说《西大街》赏析

   魏 强

   《西大街》是伍剑在艺术上更加成熟的一部小说,读《西大街》可以看出童年记忆对作者的深刻影响,老武汉的楚风汉韵风土风情,乡邻稚友的淳朴纯澈,尽在清新自然中娓娓道来。

  作者用诗化的语言,描绘出一幅随时光逝去却根植于作者心湖深处的童年画卷,唱响一首饱含温度和光明的成长歌谣。

  伍剑的小说《西大街》,蕴含了一种“真”。作者通过真实的描写、真情的叙述,再现出一段纯真的往事,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孩童“向上、向善”真切的期望。读着伍剑的文字,感觉这部小说新鲜、耐读,这不仅仅体现在对旧时光里如诗如画的场景描写,还体现在小说所塑造的每一个人物身上,少年启善既是偷东西的“瘟神”,也是自卑的少年,还是仗义的朋友;守护月湖的赵二爷,平时铁面无私,一切公事公办的样子,当他得知瞎奶奶病了之后,立刻亲自下塘采藕捕鱼……这种贴近生活、近乎真实的人物刻画,让人不知不觉沉迷、感动,增添了小说的魅力。如果,每一位儿童文学作家都能够如此追寻本真,那么爱书的孩子一定会在阅读的过程中获取真的知识,受到真的熏陶,获得真的教育。

  《西大街》里充盈着“善”和“美”。文中没有规避现实,刻意美化出一种无菌的童年环境。伍剑凭借扎实的语言文字功底和对人性的思考,较好地把握住了这份尺度。启善是个坏孩子,还是好孩子?赵二爷是个吝啬鬼,还是热心肠?建国的父亲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人性是复杂多变的,没有哪一个词语能够概括某个人的全部,也没有哪一件事情可以断言一个人的一生。但是,《西大街》里的人物,不管生活境况如何,不论身世几多坎坷,铭刻在他们心间的最根本的“善”却从未被丢弃。正因为大家都保留着这份善——或者说是传承,所以小说才显得美丽多姿,动人心弦,我们读的时候心中也才会始终充满光亮。

  一部好的儿童小说,文字是有温度的,故事是有温度的,是能帮助小读者拨开阴云窥见成长的光亮的。《西大街》就是这样一部优秀的成长小说。少年启善,启发广大少年儿童进取向善!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友情链接:大神娱乐,皇家赌场,老挝赌场,365体育官网,娱乐游戏,bt365体育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