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离爱有多远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3-22    作者: 李旭斌

  车已报停两月,我还不敢上路。自从父亲出事,我往方向盘前一坐,父亲那血肉模糊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他让我这作女儿的悲伤,同时还毛骨悚然。这两天为了消除那血淋淋的记忆,我强打精神调整思绪,想点新的东西,这下便想起了他。我们只见过两次面,可两次我都对他太过份,现在我突然感觉很内疚,又觉得心里有很多话,只有对他说才合适。

  我拔通了他的电话:“高伟吗?”我很想见见你。“见我?”话筒里传来了笑声:“是还没骂够吧!”“不不!现在想明白了,十分抱歉,我想当面向你道歉,还……”下面的我不知怎么说才好。对方停了停:“好吧!老地方。”

  老地方是当初婚介所为我们指定的。那天,婚介所说一个“看管老虎”的人很适合我,要我们见见,我想他一定是动物园里的管理员,谁知是个穿“狗皮”的交警,见面我的火就烧上头来,先骂他是骗子,接着问他“你还认识我吗?”他说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我说岂是见过?那次你扣了我的证,我好话说尽,你连一个微笑都没给,还罚了我200元钱。他说他天天扣证罚款,罚过你一点都不奇怪。我还问他“你知道我们司机最恨谁?”他说我知道是交警,我又说:“你想想我们之间离爱有多远?”他红着脸很不自在地笑笑。我当时想,你他妈天天在我们面前威风,今天我也刹刹你那虎威。那次我们虽不欢而散,可我心里痛快极了。

  又一次见面在那个我不敢回想的日子。那天早晨,父亲起早去卖菜,被一辆飞奔的车撞了,我因出车中午才赶到医院,那会儿我发疯似地扑向父亲,一掀罩子他那血肉模糊的躯体吓得我惊叫一声后退几步,情激中我不由转身扑向旁边那个穿“狗皮的”,把悲和气都撒在他身上。我连哭带打还骂。我哭我爹死的惨,骂交警只黑着心罚款不好好管车,把眼泪鼻涕弄了他一身,还撕破了他的衣,奇怪的是他一直没动。二叔见我太不像话,拉开我说:“你可别错怪了高警察,是他救你爹来医院的,忙到现在他还没吃早饭哩!”这时我才抬起头,原来是他……

  “老地方”在广场的一角,我等了好一阵终于等来了一个姑娘,她说是高伟让她给我送信,我接过信低头读了起来。

  赵倩:你好!我真的无颜来见你了,由于我们工作没做好,你父亲的不幸使我心里很不安,请你原谅。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看管老虎”的人,你看这路上疯狂着的钢甲铁马,随时都可吞食生命,哪个都比老虎凶猛,所以职业不允许我们有太多温柔。我们整日板着脸对司机使狠,我要是司机我也恨。

  也许今后我还会扣你的证罚你款,请你骂我之后再原谅我,要知道我们的铁面下也是慈母心肠,你早晚会理解我的,母亲常打骂孩子,那也有爱的成份。

  最后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终于有女友了,就是送信的女子,我们整天冷面铁心的不容易呀,这是我第28次找对象,请为我祝福一次吧!只一次……

  我抬头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直到无影无踪。不知怎的,眼睛里总容不下不争气的泪水。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万博体育mantbex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离爱有多远

2018-03-22 22-35-00

  车已报停两月,我还不敢上路。自从父亲出事,我往方向盘前一坐,父亲那血肉模糊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他让我这作女儿的悲伤,同时还毛骨悚然。这两天为了消除那血淋淋的记忆,我强打精神调整思绪,想点新的东西,这下便想起了他。我们只见过两次面,可两次我都对他太过份,现在我突然感觉很内疚,又觉得心里有很多话,只有对他说才合适。

  我拔通了他的电话:“高伟吗?”我很想见见你。“见我?”话筒里传来了笑声:“是还没骂够吧!”“不不!现在想明白了,十分抱歉,我想当面向你道歉,还……”下面的我不知怎么说才好。对方停了停:“好吧!老地方。”

  老地方是当初婚介所为我们指定的。那天,婚介所说一个“看管老虎”的人很适合我,要我们见见,我想他一定是动物园里的管理员,谁知是个穿“狗皮”的交警,见面我的火就烧上头来,先骂他是骗子,接着问他“你还认识我吗?”他说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我说岂是见过?那次你扣了我的证,我好话说尽,你连一个微笑都没给,还罚了我200元钱。他说他天天扣证罚款,罚过你一点都不奇怪。我还问他“你知道我们司机最恨谁?”他说我知道是交警,我又说:“你想想我们之间离爱有多远?”他红着脸很不自在地笑笑。我当时想,你他妈天天在我们面前威风,今天我也刹刹你那虎威。那次我们虽不欢而散,可我心里痛快极了。

  又一次见面在那个我不敢回想的日子。那天早晨,父亲起早去卖菜,被一辆飞奔的车撞了,我因出车中午才赶到医院,那会儿我发疯似地扑向父亲,一掀罩子他那血肉模糊的躯体吓得我惊叫一声后退几步,情激中我不由转身扑向旁边那个穿“狗皮的”,把悲和气都撒在他身上。我连哭带打还骂。我哭我爹死的惨,骂交警只黑着心罚款不好好管车,把眼泪鼻涕弄了他一身,还撕破了他的衣,奇怪的是他一直没动。二叔见我太不像话,拉开我说:“你可别错怪了高警察,是他救你爹来医院的,忙到现在他还没吃早饭哩!”这时我才抬起头,原来是他……

  “老地方”在广场的一角,我等了好一阵终于等来了一个姑娘,她说是高伟让她给我送信,我接过信低头读了起来。

  赵倩:你好!我真的无颜来见你了,由于我们工作没做好,你父亲的不幸使我心里很不安,请你原谅。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看管老虎”的人,你看这路上疯狂着的钢甲铁马,随时都可吞食生命,哪个都比老虎凶猛,所以职业不允许我们有太多温柔。我们整日板着脸对司机使狠,我要是司机我也恨。

  也许今后我还会扣你的证罚你款,请你骂我之后再原谅我,要知道我们的铁面下也是慈母心肠,你早晚会理解我的,母亲常打骂孩子,那也有爱的成份。

  最后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终于有女友了,就是送信的女子,我们整天冷面铁心的不容易呀,这是我第28次找对象,请为我祝福一次吧!只一次……

  我抬头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直到无影无踪。不知怎的,眼睛里总容不下不争气的泪水。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友情链接:bt365体育在线,BT365足球,万博足彩,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葡京赌场,威尼斯赌场,众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