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公 粮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8-01-27    作者:半 坡

       那一个临近晚上的时光,葫芦河像往常一样。牛羊进圈的叽嘛叫唤声,被最后一抹夕光带走了。小小的村落,又一次走进了它往日的这时候,那种不闻鸡鸣犬吠的沉静里头。紧接着,这家的窗纸被油灯染亮后,那家的紧跟着也亮了起来。麻纸糊出来的窗纸上,瞬间就涂满了桔红色的灯光。在漆黑的夜的底色衬托下,那些灯光照亮的一家一家窑洞,就像一个又一个桔红色的灯笼,撒落在夜幕下的沟道各个地方。

       村头一家的破门扇,吱嘎一声被推开了。正坐炕上喝稀饭的丁卓儿,惊讶的抬头向开门那头张望。是爹,身上放羊穿的老皮袄没脱,肩上就扛着一大袋粮食,走了进来。丁卓儿看见,袋子是用那羊毛织的那种。厚厚的,粗糙而且扎手,但很是坚实耐用。爹卸下沉重的口袋。娘就问:“这是咋会事呀?”因为地净场光后,该分的都一样一样全都分了。咋还又扛回这展爽爽的一装粮呢?

爹一边喘了气,一边对娘说:“圈羊回来时,经过队上仓库窑那地,珠珠队长喊住了丁卓儿的爹。让他家土炕上也炕上一装粮食。说是乡上催的很紧,等不上天干晒太阳几天了。”。七岁的丁卓儿,凑近那粮袋,拍了拍,瓷瓷实实。

         爹就让娘和丁卓儿揭席,自己把口袋抱起来,倒到土炕上。然后再摊开来。才放下了席子。

         丁卓儿见平平的炕,像突然间像肿起来了一样。厚厚的,鼓鼓的。人再坐那席上时,感觉凉凉的。炕粮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那鼓起来的席子上,丁卓儿不好爬在上面写作业。因为那鼓起来的炕席,即不平整,也不舒服。到了晚上睡觉也很糟糕。被做饭塞进去的柴火一顿烧,烘得那水蒸汽直往上窜,席子都成湿浸浸的了。人睡在上面,会觉得极不舒服。好长时间的折腾,让丁卓儿不能安然入眠。丁卓儿就抱怨起了爹。不该答应珠珠队长,炕着让人活受罪的粮食。

        因为耽心着儿子第二天上学,睡不好就不能按时起床。丁卓儿的母亲也开始嘟囔着责怪起老汉来。被嘟囔烦了的父亲就说,“你们晓得个屁哩,你们以为我愿意吗?实在是没法推诿的事,谁都有个脸呢。队长说了,咱不好当面回绝人家吧?再说了,又不是咱一家替队上炕粮。相信不好的人家,要求炕粮,队长还不会让炕呢。”

         爹这样说了后,娘就再不好说什么。丁卓儿再不害话【指懂道理】,也没了办法。只得在那湿湿的,潮潮的,也蒸人的炕上重新躺了下去。

        爹说的相信不好的人家,丁卓儿是知道的。那前院的后圪崂里住着位二阴阳。是靠给人家看风水,遣坟放宅址,吃死人饭为生的。这人有个老婆,嘴一拧一拧的,最好笑话人了。她常穿的新格暂暂的,梳了个圆饼头。讥张家,笑李家的。也就是因为有那好男人二阴阳,才敢那么放肆的说张道李。丁卓儿的娘说,圆饼头能的是男人,因为能挣来两个怂活钱,又会带回来红点馍馍吃。才让她能的,不识自己够几斤几两了。

        只是那二阴阳两口儿,人气太差。村里就没一点威信。饲养员余德辽说,圆饼头家推上磨,不识按时卸驴下磨。把队上的牲口,当自己家的用哩。要上几回家牲口,不肯卸下拉回来。队长珠珠则同了一队的社员说,圆饼头嚷着要给队上炕粮。自己说了,别人炕的,你炕不成。人家都炕粮,给一斗交八升,都说还有富余。她家炕一斗,左说右说的,五升都收不回来。

       丁卓儿还从爹口里知道,除了社员炕上要炕玉米,还要炕谷子。因为公粮催的紧,要赶时间交上去。过河二里远的半圆坪镇上有粮站。但那里收的是东五乡的公粮。丁卓儿家所在的葫芦河大队,粮还是要交县上的城关粮站去。人家把交粮的队分了乡分了队,还分了日期的。

        爹是队上放羊的。爹对丁卓儿说过,除了谷子玉米,还有部分高粮分社员外,黑豆黄豆和一些高粱是不会分的。队上大大小小的牲口太多了,不是做了牛饲料,就是要舔那些乏了的羊羔儿。

        星期六的前晌,出嫁到镇上的姐姐回来了。说是存米着面,没啥好家具。想要几个泥做的纸囤囤。就来丁卓儿家,她安顿娘,抽空拍上几个泥囤囤,让爹瞅个集上再送过来。下午,姐要回去时,丁卓儿也嚷着要到姐家去。娘不让,怕耽误念书的事。姐看丁卓儿执意要跟了去,就说住一晚上不碍事的。明日下午,自己把丁卓儿照过大河,让他自个回来。娘终于同意了。丁卓儿很高兴。因为自己是大了十多岁的姐姐,一手手抱大的。要不是爹早早出嫁了姐姐,丁卓儿没那么多孤独,在自己的童年岁月里头。

        丁卓儿姐姐家,就住在石台山上。是租了杨家老地方住下来的。正对着姐家坡洼下面,就是这镇上的粮站。粮站修的很大,占了好大一片地方。四周围起来的无数窑洞,把那大院圈进当中。所以,从远点儿的石台山上看,它就像汉字里边的口字样样。因为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粮站总让丁卓儿看的清清楚楚的。那些日子,正赶上交粮收粮。丁卓儿觉得无聊了,就看粮站底下的景况。因为那里人多,牲口也多。常常哇呜吵闹,熙熙攘攘的。

         丁卓儿只是听爹讲过,这半月坪粮站,只负责征收热寺湾,马家砭等五个乡的公购粮,却无法看出这么多人,这么多车的空旷场地里,谁是谁乡的人,谁又是谁沟里派来的车。从进粮站背靠的拐角那儿起,人群转一个角到半圆坪乡镇府大门外的那片空地,再连接着延到粮站见不到阳光的背圪崂里。全是人。那么多人流动着,穿梭着,拥挤着,也喊叫着。丁卓儿看出来了,通向粮站脑盘那道涩涩的斜坡上,上上下下的人,是明显分出谁上谁下的。只是人多,拥挤。特别是过那道角门处,人要等等对对。下来的空身空手,要给扛粮包上坡的自觉去让路。有时,还要斜下身子让人过去。到了底滩,人就分不出朝那流动了。人首相挨,肩膀厮磨。乱糟糟的。

        交毕粮的,留一人照那一堆自家车辆牲口。余外的人则商量着,簇拥着朝粮站另一头大门那儿走进去。他们是要进去结账的。丁卓儿记起了爹的话。爹对丁卓儿说过,交的粮是分为公粮和购粮两部分的。公粮是义务,交了就交了,国家不再付酬。购粮是会给钱的,作为征收后,给农民一定的报酬。那些人许是因为要去领钱,或者将粮交进了国库,心理上没了负担的缘故。丁卓儿看他们一群人,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当丁卓儿问爹,公家为什么要征粮的时候。爹说:“公粮和税务一样,都是国家经济的支撑。国家收回去,又要用于国家建设的各个方面,还要改变人们的生活。都要靠税务来钱。比如国家养那么多干部,要给他们开工资,城里有那么多非农业人口,他们要天天吃饭。就是像咱一样的农民,种了粮交上去,养活了那么多人口。”爹这么一说,丁卓儿就懂了。

       一声拖得很长也很响亮的儿马“咴咴”叫声,拉回了丁卓儿信马由缰的遐想。丁卓儿的思维又重新回到交粮人这头。

       交粮的人多,车子也多。有架子车,也有那种车轱辘大些的胶轮大车。拉粮的牲口里有驴有马,有骡子有牛。这些牲口,丁卓儿都认得。姐姐教他识马时说,骡和马最大的区别在尾巴上。马的尾巴又粗又旺,直能拖到地上。骡子的短些,也细上一些。

       人占了平整的地方,牲口和车子,就被挤到收毕庄稼的地里,宽点儿的大路上,或者憋进了窑背巷。从最里头的窄巷里起,到骡马大店那院外头,直至近公路的白杨树下。全是牲口。丁卓儿看到,牛甩着尾巴,赶那蚊蝇。马打着响鼻,冲冲着地面。这儿一滩那儿一滩牲口的尿,像戳印到地上的大图章。一坨儿一坨儿的湿影儿。那一堆一堆的牲口粪便,拉拉撒撒散在各处地方。最乖觉的是骡子。最捣蛋的是那毛驴。你看着它,它瞅着你,那一头毛驴有苜蓿或玉米杆吃了,几头毛驴都要去争抢。吃不到了,就拉动了栓它的架子车杆,去路边啃那青草去了。还有的交驴,就像乡里来的后生,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位美女。于是,不假思索就撵那一边的草驴去,调情说爱了。造的那些正扛粮的人,回头用玉米杆,柳条儿打开那些打架的驴,然后再离开。

       丁卓儿回家的第二个早上。

       吃罢了饭,父亲揭起后炕角,抓起几粒玉米抠抠玉米嘴儿。再放口里,圪崩一声咬开颗玉米粒儿。接下来,又在火到不了的地方,试着咬了几次。然后对着丁卓儿的母亲说:“干了,可以扫起来了。”尔后,随手丢下手里那几粒玉米。

       丁卓儿的母亲就去取那条口袋。丁卓儿的父亲让丁卓儿拉起席边,自己拿起笤帚扫那炕上的玉米。炕干了的玉米被扫成一堆,堆在炕当中。父亲用簸萁装口袋的时候,那玉米里头的薄皮儿飞起袋口来,白白的,像小蝴蝶的腾挪飞舞。紧接着,空气里就弥漫了一种干干的尘土味,怪呛人的喉咙。

       装好的粮,在丁卓儿家脚底堆了两天。那天,夜影子罩上葫芦河的上空时,珠珠队长对丁卓儿的父亲说,晚上把粮背到马叫差的院里来。马叫差是光棍汉,住的窑洞临近大路。在一盏喂牲口的大马灯下面,一称一称过各家炕过的干玉米。珠珠把称,后井沟的呼烧儿捏笔记帐。一家过了又一家。丁卓儿也跟父亲去交粮。他看那昏黄的马灯下面,不知有些什么虫子在飞舞。

       快称完时,珠珠队长嘱咐四个被抽出的赶车社员:“明早四点准时出发,各自回去准备下绑牲口的家伙。再把棉袄带上,防止清晨天冷。另外,再每人自带干粮。明日交粮,集体不给送粮人进食堂管饭。别人胡弄的,我不给自己惹那麻烦。”

珠珠说的麻烦。指的是有一年,也是一队的社员,跟上队长大耳朵交粮。粮交毕时,还剩六升小麦。也就二十多斤。几个社员窜缀大耳朵,把那麦子拿到食堂里,换一顿肉炒面吃了。没主意的大耳朵听了,带众人饱撑了一顿好饭。谁知,吃了嘴的人里面,出了叛徒。告发到驻队工作组那儿,大耳朵好没挨了几次批斗,才下得了台。

          第二天,一阵轰隆的声音,把丁卓儿从酣睡里惊醒了过来。丁卓儿听到了人走的踢踏声,车轱辘的吱嘎声,还有送粮人,甩响了的鞭子声。走近了,又远去了,渐渐消失在出村的那条大路上去了。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万博体育mantbex 电话: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公 粮

2018-01-27 00-00-00

       那一个临近晚上的时光,葫芦河像往常一样。牛羊进圈的叽嘛叫唤声,被最后一抹夕光带走了。小小的村落,又一次走进了它往日的这时候,那种不闻鸡鸣犬吠的沉静里头。紧接着,这家的窗纸被油灯染亮后,那家的紧跟着也亮了起来。麻纸糊出来的窗纸上,瞬间就涂满了桔红色的灯光。在漆黑的夜的底色衬托下,那些灯光照亮的一家一家窑洞,就像一个又一个桔红色的灯笼,撒落在夜幕下的沟道各个地方。

       村头一家的破门扇,吱嘎一声被推开了。正坐炕上喝稀饭的丁卓儿,惊讶的抬头向开门那头张望。是爹,身上放羊穿的老皮袄没脱,肩上就扛着一大袋粮食,走了进来。丁卓儿看见,袋子是用那羊毛织的那种。厚厚的,粗糙而且扎手,但很是坚实耐用。爹卸下沉重的口袋。娘就问:“这是咋会事呀?”因为地净场光后,该分的都一样一样全都分了。咋还又扛回这展爽爽的一装粮呢?

爹一边喘了气,一边对娘说:“圈羊回来时,经过队上仓库窑那地,珠珠队长喊住了丁卓儿的爹。让他家土炕上也炕上一装粮食。说是乡上催的很紧,等不上天干晒太阳几天了。”。七岁的丁卓儿,凑近那粮袋,拍了拍,瓷瓷实实。

         爹就让娘和丁卓儿揭席,自己把口袋抱起来,倒到土炕上。然后再摊开来。才放下了席子。

         丁卓儿见平平的炕,像突然间像肿起来了一样。厚厚的,鼓鼓的。人再坐那席上时,感觉凉凉的。炕粮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那鼓起来的席子上,丁卓儿不好爬在上面写作业。因为那鼓起来的炕席,即不平整,也不舒服。到了晚上睡觉也很糟糕。被做饭塞进去的柴火一顿烧,烘得那水蒸汽直往上窜,席子都成湿浸浸的了。人睡在上面,会觉得极不舒服。好长时间的折腾,让丁卓儿不能安然入眠。丁卓儿就抱怨起了爹。不该答应珠珠队长,炕着让人活受罪的粮食。

        因为耽心着儿子第二天上学,睡不好就不能按时起床。丁卓儿的母亲也开始嘟囔着责怪起老汉来。被嘟囔烦了的父亲就说,“你们晓得个屁哩,你们以为我愿意吗?实在是没法推诿的事,谁都有个脸呢。队长说了,咱不好当面回绝人家吧?再说了,又不是咱一家替队上炕粮。相信不好的人家,要求炕粮,队长还不会让炕呢。”

         爹这样说了后,娘就再不好说什么。丁卓儿再不害话【指懂道理】,也没了办法。只得在那湿湿的,潮潮的,也蒸人的炕上重新躺了下去。

        爹说的相信不好的人家,丁卓儿是知道的。那前院的后圪崂里住着位二阴阳。是靠给人家看风水,遣坟放宅址,吃死人饭为生的。这人有个老婆,嘴一拧一拧的,最好笑话人了。她常穿的新格暂暂的,梳了个圆饼头。讥张家,笑李家的。也就是因为有那好男人二阴阳,才敢那么放肆的说张道李。丁卓儿的娘说,圆饼头能的是男人,因为能挣来两个怂活钱,又会带回来红点馍馍吃。才让她能的,不识自己够几斤几两了。

        只是那二阴阳两口儿,人气太差。村里就没一点威信。饲养员余德辽说,圆饼头家推上磨,不识按时卸驴下磨。把队上的牲口,当自己家的用哩。要上几回家牲口,不肯卸下拉回来。队长珠珠则同了一队的社员说,圆饼头嚷着要给队上炕粮。自己说了,别人炕的,你炕不成。人家都炕粮,给一斗交八升,都说还有富余。她家炕一斗,左说右说的,五升都收不回来。

       丁卓儿还从爹口里知道,除了社员炕上要炕玉米,还要炕谷子。因为公粮催的紧,要赶时间交上去。过河二里远的半圆坪镇上有粮站。但那里收的是东五乡的公粮。丁卓儿家所在的葫芦河大队,粮还是要交县上的城关粮站去。人家把交粮的队分了乡分了队,还分了日期的。

        爹是队上放羊的。爹对丁卓儿说过,除了谷子玉米,还有部分高粮分社员外,黑豆黄豆和一些高粱是不会分的。队上大大小小的牲口太多了,不是做了牛饲料,就是要舔那些乏了的羊羔儿。

        星期六的前晌,出嫁到镇上的姐姐回来了。说是存米着面,没啥好家具。想要几个泥做的纸囤囤。就来丁卓儿家,她安顿娘,抽空拍上几个泥囤囤,让爹瞅个集上再送过来。下午,姐要回去时,丁卓儿也嚷着要到姐家去。娘不让,怕耽误念书的事。姐看丁卓儿执意要跟了去,就说住一晚上不碍事的。明日下午,自己把丁卓儿照过大河,让他自个回来。娘终于同意了。丁卓儿很高兴。因为自己是大了十多岁的姐姐,一手手抱大的。要不是爹早早出嫁了姐姐,丁卓儿没那么多孤独,在自己的童年岁月里头。

        丁卓儿姐姐家,就住在石台山上。是租了杨家老地方住下来的。正对着姐家坡洼下面,就是这镇上的粮站。粮站修的很大,占了好大一片地方。四周围起来的无数窑洞,把那大院圈进当中。所以,从远点儿的石台山上看,它就像汉字里边的口字样样。因为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粮站总让丁卓儿看的清清楚楚的。那些日子,正赶上交粮收粮。丁卓儿觉得无聊了,就看粮站底下的景况。因为那里人多,牲口也多。常常哇呜吵闹,熙熙攘攘的。

         丁卓儿只是听爹讲过,这半月坪粮站,只负责征收热寺湾,马家砭等五个乡的公购粮,却无法看出这么多人,这么多车的空旷场地里,谁是谁乡的人,谁又是谁沟里派来的车。从进粮站背靠的拐角那儿起,人群转一个角到半圆坪乡镇府大门外的那片空地,再连接着延到粮站见不到阳光的背圪崂里。全是人。那么多人流动着,穿梭着,拥挤着,也喊叫着。丁卓儿看出来了,通向粮站脑盘那道涩涩的斜坡上,上上下下的人,是明显分出谁上谁下的。只是人多,拥挤。特别是过那道角门处,人要等等对对。下来的空身空手,要给扛粮包上坡的自觉去让路。有时,还要斜下身子让人过去。到了底滩,人就分不出朝那流动了。人首相挨,肩膀厮磨。乱糟糟的。

        交毕粮的,留一人照那一堆自家车辆牲口。余外的人则商量着,簇拥着朝粮站另一头大门那儿走进去。他们是要进去结账的。丁卓儿记起了爹的话。爹对丁卓儿说过,交的粮是分为公粮和购粮两部分的。公粮是义务,交了就交了,国家不再付酬。购粮是会给钱的,作为征收后,给农民一定的报酬。那些人许是因为要去领钱,或者将粮交进了国库,心理上没了负担的缘故。丁卓儿看他们一群人,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当丁卓儿问爹,公家为什么要征粮的时候。爹说:“公粮和税务一样,都是国家经济的支撑。国家收回去,又要用于国家建设的各个方面,还要改变人们的生活。都要靠税务来钱。比如国家养那么多干部,要给他们开工资,城里有那么多非农业人口,他们要天天吃饭。就是像咱一样的农民,种了粮交上去,养活了那么多人口。”爹这么一说,丁卓儿就懂了。

       一声拖得很长也很响亮的儿马“咴咴”叫声,拉回了丁卓儿信马由缰的遐想。丁卓儿的思维又重新回到交粮人这头。

       交粮的人多,车子也多。有架子车,也有那种车轱辘大些的胶轮大车。拉粮的牲口里有驴有马,有骡子有牛。这些牲口,丁卓儿都认得。姐姐教他识马时说,骡和马最大的区别在尾巴上。马的尾巴又粗又旺,直能拖到地上。骡子的短些,也细上一些。

       人占了平整的地方,牲口和车子,就被挤到收毕庄稼的地里,宽点儿的大路上,或者憋进了窑背巷。从最里头的窄巷里起,到骡马大店那院外头,直至近公路的白杨树下。全是牲口。丁卓儿看到,牛甩着尾巴,赶那蚊蝇。马打着响鼻,冲冲着地面。这儿一滩那儿一滩牲口的尿,像戳印到地上的大图章。一坨儿一坨儿的湿影儿。那一堆一堆的牲口粪便,拉拉撒撒散在各处地方。最乖觉的是骡子。最捣蛋的是那毛驴。你看着它,它瞅着你,那一头毛驴有苜蓿或玉米杆吃了,几头毛驴都要去争抢。吃不到了,就拉动了栓它的架子车杆,去路边啃那青草去了。还有的交驴,就像乡里来的后生,突然眼前一亮,看到位美女。于是,不假思索就撵那一边的草驴去,调情说爱了。造的那些正扛粮的人,回头用玉米杆,柳条儿打开那些打架的驴,然后再离开。

       丁卓儿回家的第二个早上。

       吃罢了饭,父亲揭起后炕角,抓起几粒玉米抠抠玉米嘴儿。再放口里,圪崩一声咬开颗玉米粒儿。接下来,又在火到不了的地方,试着咬了几次。然后对着丁卓儿的母亲说:“干了,可以扫起来了。”尔后,随手丢下手里那几粒玉米。

       丁卓儿的母亲就去取那条口袋。丁卓儿的父亲让丁卓儿拉起席边,自己拿起笤帚扫那炕上的玉米。炕干了的玉米被扫成一堆,堆在炕当中。父亲用簸萁装口袋的时候,那玉米里头的薄皮儿飞起袋口来,白白的,像小蝴蝶的腾挪飞舞。紧接着,空气里就弥漫了一种干干的尘土味,怪呛人的喉咙。

       装好的粮,在丁卓儿家脚底堆了两天。那天,夜影子罩上葫芦河的上空时,珠珠队长对丁卓儿的父亲说,晚上把粮背到马叫差的院里来。马叫差是光棍汉,住的窑洞临近大路。在一盏喂牲口的大马灯下面,一称一称过各家炕过的干玉米。珠珠把称,后井沟的呼烧儿捏笔记帐。一家过了又一家。丁卓儿也跟父亲去交粮。他看那昏黄的马灯下面,不知有些什么虫子在飞舞。

       快称完时,珠珠队长嘱咐四个被抽出的赶车社员:“明早四点准时出发,各自回去准备下绑牲口的家伙。再把棉袄带上,防止清晨天冷。另外,再每人自带干粮。明日交粮,集体不给送粮人进食堂管饭。别人胡弄的,我不给自己惹那麻烦。”

珠珠说的麻烦。指的是有一年,也是一队的社员,跟上队长大耳朵交粮。粮交毕时,还剩六升小麦。也就二十多斤。几个社员窜缀大耳朵,把那麦子拿到食堂里,换一顿肉炒面吃了。没主意的大耳朵听了,带众人饱撑了一顿好饭。谁知,吃了嘴的人里面,出了叛徒。告发到驻队工作组那儿,大耳朵好没挨了几次批斗,才下得了台。

          第二天,一阵轰隆的声音,把丁卓儿从酣睡里惊醒了过来。丁卓儿听到了人走的踢踏声,车轱辘的吱嘎声,还有送粮人,甩响了的鞭子声。走近了,又远去了,渐渐消失在出村的那条大路上去了。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友情链接:bt365体育在线,BT365足球,葡京娱乐官网开户,澳门皇冠赌场,手机赌博网站澳门,太阳城娱乐,大神娱乐